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2020资本市场风向标来了!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阐述资本市场发展目标

时间:2020-02-13

去年,十九届四中全会就资本市场提出了四句话。一是完善基础体系,二是构建适应性强、竞争力强、包容性强的金融体系,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使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在这方面,它强调了资本市场的基本制度。与此同时,它总结道:适应、包容、竞争和减轻金融风险。

目前,我们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一个接一个地把重点放在这个问题上。它反映了判断资本市场在国民经济中是否可持续的标志。要提高可持续性,必须提高我国资本市场的效率、功能和内部稳定性,让资本市场增加直接融资比重,引领创新发展,促进产业调整和升级,为增强金融竞争力发挥更大作用。

竞争力。我们的资本市场今年将有30年的历史。上海交易所和深圳交易所注册于1990年。我们如何强调竞争力?我们还需要提高金融基础设施的竞争力,包括我们的证券公司和机构及其市场参与者。郭蓉证券董事长侯守法也表示,与传统银行相比,中国的证券机构和基金管理公司不够强大。

一是我们的历史悠久,二是我们的历史薄弱,因为它在国民经济中起着稳定作用。过去几年,改革开放,特别是2005年金融机构的解散,已经经历了14至15年,并开始向高质量、稳定和高效的方向缓慢发展。我们有130多家证券交易商,不比美国的摩根大通好多少。然而,近年来的银行改革是系统性和全球性的。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们有很大的空间。十九届四中全会将这一领域的竞争力称为国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这是非常值得我们今后研究和开发的。

还有普惠公司。过去,世界银行也谈到普惠金融对低收入国家的帮助。在资本市场发展方面,去年第八届金融稳定委员会特别提出,要创造一个广大人民群众能够迅速增加财富管理需求、保持和增加财富价值的生态环境。

我们正在研究资本市场,除了传统的融资方面的研究,如资本市场筹集了多少资金;在投资方面,我们也研究。在12项改革中,应充分考虑到两个方面。双边结构应该从投资和融资两方面着手。每个人都应该投资资本市场,购买各种债券和各种基金,以免失去一切。(人民大学)资本市场学院将来可以深入研究这一方面。

三是大力推进上市公司质量的提高。根据在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市场的入口要管理好,出口要管理好。这次中央经济会议上有一句话,就是要完善退出机制。这一点是,我们仍然在发挥上市公司在市场运作和主体发展中的作用。我们现在有3777家上市公司,真正的上市公司要实现高质量发展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以上市公司的质量为例,我们最近支持了中国的船舶和中国的动能债转股,这也是一个里程碑。上市公司质量不高,上市资本市场主体不健康,资本市场波动较大。资本市场波动研究、资本市场交易研究、风险度量、模型设计、参数使用误差都将非常大。

第四,资本市场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应该积极促进法治供给的增加。十三届全国人大十五次会议刚刚结束。新的《证券法》将于今年3月实施。注册系统非常重要。

事实上,新的《证券法》需要四年半的时间。开始

五是相关配套改革措施有序实施。我们已经就新的第三委员会征求了社会的意见,该委员会已经在国务院批准后发布。以下战略层面、选择层面和分层层面的改革解决了新三板的流动性问题,解决了新三板的做市商问题,解决了新三板融资率低的问题,包括债务融资改革方案,并完成了公开征求意见。包括公开发行的产品,以促进中长期市场进入。

我们市场的稳定性在哪里?在我们的股票投资中,没有多少公开发行基金。我们这里有些资金。在过去几年里,我们有了更多的货币化基金或债券基金。真正的股票和股票基金仍然不多。

在本文中,我们希望向国际最佳监管实践过渡,并学习在养老金和企业年金之外增加社会保障。还有我们自己的基金本身(规模)也很小,公共基金大约超过3万亿,加上私人基金超过2万亿,即超过5万亿。因此,我们有数据显示,股票基金的份额从年初的16.8%增加到21%,而且这个数字开始缓慢上升。中长期进入市场的基金数量必须增加,这样市场才能良好启动。

2。资本市场高层次双向开放取得新进展。

首先,该行业的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证券基金行业对外资股比例有三个阶段的限制,从今年4月、9月到年底将全面放开。目前,我们已经批准了三家外资控股证券,如野村东方、摩根大通和瑞银。废除外资股的第一步是实施今年的证券限制。去年,我们新注册了7家外国私募股权基金,如富通和桥水。该主管已经开始为证券基金投资提供服务。

第二,市场开放进一步扩大。沪深港联动机制不断优化,沪龙通正式开通。中国和日本的交易所交易基金产品落地。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or 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和富时(FTSE)等国际公司不断提高a股的占比。2019年,沪深股市基金净利润超过3500亿元,充分显示了全球投资者对中国经济资本市场的信心。

第三,产品开放将进一步扩大。自人民币原油期货上市以来的一年多时间里,海外投资者稳步增加,交易量稳步增加。铁矿石期货和PTA期货相继被引进海外投资者,从而增加了国际价格的影响。

第四,出去进一步合作。积极支持国内外上市公司充分发挥科技企业融资渠道优势,通过跨国并购走出去,创造互利共赢的新局面。去年,全市场共有117家上市公司跨境并购,交易额1245亿元。证券期货机构稳步扩大海外发行。一些交流加强了与“一带一路”路线沿线国家的合作。

第五,监管开放进一步加强。中国证监会在西班牙马德里设有国际证券监管机构。我们主动参与国际金融治理,跨境监管执法效果逐步提高。2018年G20经合组织完成上市公司准入后,我们进一步借鉴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国际经验,吸收世界银行的建议,推动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

在去年的《2020年商业环境报告》中,中国2019年保护商业环境的中小投资指标排名从2018年的64位大幅上升至28位。中国人口众多。其次,我们是零售市场。在世界银行的评估团队中,我们的样本是世界上的一个里程碑,我们也是国际证券监管组织C8的领导者。

3。重大金融风险的防范和化解取得阶段性成果。

在过去y

第二次债券违约是在2019年,是高峰,包括今年仍然是高峰,特别是对于一些非常严重的民营企业来说,整体债券违约率相对较低。私募相当特殊,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中国特色。在未来,我们将拥有越来越多的财富,我们将投资不少。这次《证券法》将机构信托和资产证券化的接受纳入《证券法》,由国务院授权的相应制度监管,因此私募可以很好的研究,因为它不是一家特许金融机构,也不是一家国外的特许金融机构。然而,过去五年的发展很快,去年年底达到13.5万亿,已经相当于公共基金的14万亿。

在降低风险方面,我们现在主要是防止虚假私募和以私募名义非法集资。然后还有一个问题。世界上最大的私募基金黑石、德绍和桥水都是专业人士和权威人士。他们认为自己的声誉非常重要,道德风险最低,因为私募本身就有投资适宜性的门槛,至少超过一百万。

4。加快建设优质资本市场。

根据新的发展理念,我们仍然需要建设一个高质量的资本市场。高质量的资本市场应该有一个标志。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有一个资本市场研究所,该研究所制定了一个特别指标。这个指标很有趣。到2018年第三季度到2019年,中国的货币化比率和资本化比率进行了简单的比较,这完全是惊人的颠倒。

例如,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我们的M2货币化率和国内生产总值约占205%,明显高于美国的70%。我们有很多钱,现在我们有更多的钱和更少的资本。为什么中央政府强调要解决风险投资和股权投资的问题?我们正处于一个缺乏资本的时代。我们如何解决资本形成的问题?货币流动性仍然很高,央行的总供应量非常大。

在资金更多、资本更少的情况下,去年第三季度的货币化率为205%,同期美国为70%。另一方面,以股票市值加上债券部门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计算,美国的资本化率约为156%和390%。我们的货币化率是它的3倍,资本化率是它的1/3。这说明了什么?当然,仍然有许多指标。如果我们目前稳定杠杆,降低宏观杠杆比率,就应该密切关注风险过度集中于银行体系这一事实。其次,优化金融机构,降低宏观杠杆率,增加股权融资。我们仍然需要在这方面做很多工作。这也是我们正在谈论的。优质资本市场的任务非常艰巨。

四个方面来回应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并借此机会公布了去年的基本数据。2019年底,我们在中国债券、股票和期货交易量上位居世界第一,去年的交易量为38.55亿手。

根据世界交易所联合会的统计,第二只股票的市值估计约为8.5万亿美元,仍居世界第二,美国约为36万亿美元。根据国际清算银行债券统计,今年我们仍然是世界第二。

6月底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债券市场规模为13.8万亿美元,在40.2万亿美元之后位居世界第二,预计到今年年底将保持第二。

(这次演讲是由记者组织的,我没有评论)回到搜狐查看更多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