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江涌:透过次贷危机看金融安全

时间:2020-01-30

1月28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姜勇访问新华社,接受了关于次贷危机和全球经济的独家采访。张新华勇

1月21日,22日,全球股市崩盘,美联储降息75个基点,这是美联储自1980年以来最大幅度的降息。那为什么美联储突然降息?美国次贷危机演变成全球危机了吗?它会感染中国吗?美国经济会拖累全球经济吗?28日,新华社邀请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勇对这些问题进行深入解读。1月18日,美国总统布什(中)、副总统切尼(左)和财政部长保尔森出席了在华盛顿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布什当天要求减税1400亿至1500亿美元,以刺激经济增长,防止经济陷入衰退。新华社/法新社(布什给美国经济“强药”和“强心”效应疑虑)

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动荡耗尽全球经济

[主持人]:首先,我们想问你,美国预定的定期利率调整会议应该在1月底举行,但在22日市场开放前突然宣布了这样一个消息。首先,请听我们分析一下为什么美国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江勇]:21日晚(纽约股市开盘前),美联储宣布将基准利率紧急下调75个基点至3.5%。这是美联储18年来最大的单次降息。

直接原因是世界主要股指连续两个交易日暴跌,美国在21日收盘。“崩溃”的“暴力”几乎是全部记录。例如,东京股市是911事件以来最大的单日跌幅。香港恒生指数也遭遇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全天下跌2061点,跌幅8.65%。21日,法国和英国股市全面下跌逾5%,而德国股指下跌10%,这在历史上相当罕见,甚至低于“9/11”标志。

应对“异常状态”采取极端措施,“突然”对应“急剧下降”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正是我们监管当局应该学习的。

主要原因是:美国经济前景变得越来越普遍悲观。美国商务部表示,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12月份零售额下降了0.4%。美国公布了去年12月的就业报告。报告显示失业率已经上升到5%。《华尔街日报》的经济学家预测,经济衰退的概率为38%,是三年来最高的。但是他们仍然相信美国可以避免陷入真正的衰退。

法国第二大上市银行法国兴业银行交易员热罗姆凯维埃尔违反规定,造成49亿欧元(71.6亿美元)的巨额损失。1月21日,faching银行开始平仓以减少损失,引发市场猜测,该行以低价出售这些头寸,这是全球股市周一大幅下跌的一个重要原因。法国央行直到23日才通知美联储。由于市场不清楚法国兴业银行的行动,人们普遍担心金融灾难。市场预计美联储将大力打击。美联储最有可能将其基准利率下调75个基点。

1月21日,一名交易员在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DAX30指数前工作。当日,欧洲股市遭遇黑色星期一,德国DAX30指数暴跌7.2%,英国《金融时报》0指数下跌5.5%,法国CAC40指数下跌6.8%。新华社/路透社

[主持人:你认为美国次贷危机会

[江勇]:21日晚(纽约股市开盘前),美联储宣布将基准利率紧急下调75个基点至3.5%。这是美联储18年来最大的单次降息。

自2007年7月以来,随着次贷危机的爆发,股市不时暴跌,外汇市场持续震荡,金融商品价格飙升,大型金融机构(如花旗、美林等)。)遭受了巨大损失,英国北岩银行面临破产的危险。接下来是美联储注资、降息、美国政府减税以及组织“超级救助基金”所有迹象表明,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一场金融危机。路透社报道称,金融巨头索罗斯(Soros)表示,世界正面临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而美国经济受到衰退风险的威胁。

1月22日,韩国首尔,一名工作人员在收盘指数面前打瞌睡。当天,由于全球股市下跌和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韩国股市暴跌。当日,韩国综合股价指数下跌74.54点,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下跌4.43%,为去年8月16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新华社(韩国新闻社)

[主持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总体上引领着世界经济趋势。在经济日益全球化的背景下,美国经济的衰退会拖累全球经济吗?

[江永]:美国的衰退无疑会拖累全球经济。美国是当今世界经济最重要的引擎。美国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而且其科技创新和外国投资也在大力推动和推动世界经济。

如果美国经济放缓,将影响世界商品对美国的销售。在投资和创新领域,如果美国金融机构出现问题,美国向世界提供的最好和最常见的金融服务将受到影响。因此,如果美国经济出现问题,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将是深远的。

然而,令人欣慰的是,近年来世界经济格局的多元化趋势十分明显:欧洲经济致力于结构改革和调整,并取得了相对较大的成绩(如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这也使欧洲经济相对稳定。此外,日本经济也已走出低迷。尽管中国“刚开始时正从一场严重的疾病中恢复过来,但问题很容易发生”,但它基本上已经停止拖累世界经济。

最重要的是新兴市场。我们谈论最多的是金砖四国,包括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它们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或新引擎。

但是我个人认为这台发动机比不上美国的发动机。它只是一个子引擎。主要引擎仍然是美国经济,但它也有效地减轻了美国经济放缓或美国经济衰退给世界经济带来的风险。

因此,美国衰退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不能低估,但也不能高估,因为有一个像新兴市场一样的引擎。与此同时,考虑到相对强劲的欧洲经济和日本经济走出低谷的事实,这些因素将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美国经济放缓的不利影响。1月21日,一名经纪人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证券交易所工作。由于投资者担心美国政府的减税措施无法阻止美国经济衰退,而作为欧洲和亚洲股市大幅下跌的证明,拉美主要股市当天全线暴跌,巴西、阿根廷、秘鲁和哥伦比亚的主要股指均下跌逾6%。新华社[主持人:你认为美国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例如,去年,我们谈到了次贷危机。美国的次级抵押贷款危机发生了什么?

姜勇:美国经济发展是周期性的,经过一轮经济发展后,将会出现新的周期。然而,次贷危机暴露了美国经济的结构和制度问题。次贷危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信心和心理上。

例如,我们现在说流动性过剩的问题更严重,但一些经济学家说“经济流动性过剩突然变成流动性不足”的说法存在问题。为什么

正因为次贷危机表明,除了信心问题,还有道德风险问题。好的和坏的包装一起出售。人们不确定哪个是好的,哪个是坏的,这影响了市场的信心。人们不愿意持有这些债券,所以他们卖掉了它们,这也产生了市场压力。

加上美元汇率持续贬值,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增加。美国经济衰退是一个全面的原因,并不完全是由次贷危机造成的。

如果次级抵押贷款危机对美国经济有影响,有人说这是压垮美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但这不是唯一的因素。

1月26日,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加拉加斯举行的“美洲玻利瓦尔国家替代计划”会议上致开幕词。同一天,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的执行国委内瑞拉、古巴、玻利维亚和尼加拉瓜在加拉加斯举行了第六次首脑会议,并决定设立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银行,以促进成员国的经济发展。新华社(美国媒体:查韦斯呼吁盟国从美国银行撤资打击美国经济)

国际金融秩序剧变

[主持人]:次贷危机反映了国际金融环境的一些变化吗?

[江永]:是的,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说国际金融秩序正在发生变化。次贷危机也带来了国际金融秩序的危机。

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在次贷危机期间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这一措施现在似乎没有多大效果。

此外,随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国际金融秩序的影响越来越弱,我看到一个数据显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持有的外国债券不到100亿美元,因为该机构也依赖于收入,现在无法放贷,所以不会有收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影响力下降的原因之一是,它建立了臭名昭着的“华盛顿共识”,基本上是美国的计划。许多国家在实施后遇到了许多问题。另一件事是,许多新兴市场手中握有大量外汇。其中许多外汇可以通过区域合作安排结算,而不是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发达国家。兄弟国家的联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七国集团现在没有多大影响力。七国集团峰会,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七国加一峰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弱。发展中国家必须被拖到一个所谓的联席会议上才能有所影响。

经合组织,一个富人俱乐部,对世界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小。

所有这些都表明国际金融环境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美国不能主宰自己。与此同时,它给国际市场带来了很多风险。由于国际金融市场有一个公共牧场,每个人都将风险转移到这个牧场,国际金融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1月28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姜勇访问新华社,接受新华社关于次贷危机和全球经济问题的专访。新华网张勇

[主持人):你能告诉我们国际金融结构正在发生什么变化吗?

[江勇]:目前,国际金融环境越来越危险。国际金融市场不受监管的“公共牧场”或主权国家的“污水池”已经将风险转移到国际金融市场。“公共土地悲剧”早已发生。

(1)国际金融秩序的急剧变化

美国由于巨额赤字加深了对国际资金的依赖,金融霸权的“信心”日益不足。调整霸权方式,只是为了获得收入,而不是承担义务。

东亚和其他地区的金融地位明显提高。由于贸易顺差或吸引投资,东亚积累了约5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石油输出国的石油美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在截至2007年的五年中,石油出口国的累计盈余将达到1.7万亿美元,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科威特的平均盈余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0%。

主权财富基金挑战私募股权基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的影响力已经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迅速下降:“华盛顿共识”导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迷失了方向。中国、印度、俄罗斯等新兴大国的崛起加快了国际经济格局和秩序的调整。“七国集团”越来越无力调整全球经济。

(2)国际市场风险增加

全球流动性过剩。总体情况没有改变。美国的次级抵押贷款危机只是一场信贷危机,至多只是部分缺乏流动性。

金融资产泡沫变得更加严重。香港、上海和孟买等亚洲股市也继续飙升。印度Sensex30股指从2006年初的不到1万点涨到2007年底的2万多点。韩国基准股指今年也上涨了40%以上。许多亚洲股市也创下历史新高。

金融产品的价格波动很大。金融产品的价格波动很大。欧元跌至1999年创立以来的最低水平。英镑和澳元跌至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对加元而言,它跌至1950年加拿大政府放弃固定汇率政策以来的最低点。

黄金价格从20世纪90年代末的252美元/盎司飙升至2008年1月3日的850美元/盎司和1月14日的900美元/盎司的创纪录高点。

自1998年以来,油价上涨了近五倍,在2006年7月达到每桶80美元的峰值。2008年1月2日,它超过了每桶100美元的天价。

对冲基金是最危险的。近年来,对冲基金发展迅速,可支配资本从1990年不到500亿美元飙升至目前的1.5-1.7万亿美元。缺乏透明度和监督。近年来,地方金融恐慌时有发生。

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危机。911事件后,美国实施了低利率政策,极大地刺激了房地产业的发展。为了吸引客户,一些机构引入了极其宽松的“零首付”甚至“零单据”贷款方式。因此,次级抵押贷款迅速扩张,发放的贷款额从1994年的350亿美元飙升至2005年的6250亿美元。次级抵押贷款在美国贷款总额中的比例从2001年的不到5%跃升至2006年的20%。

[主持人]:国际金融动荡如何影响世界经济?

[江永]:根据历史经验,国际金融动荡可分为暂时金融动荡和持续金融动荡。暂时的金融动荡不会对世界经济产生很大影响。然而,剧烈的短期金融动荡也可能对世界经济造成“冲击效应”。

对世界经济产生巨大影响的通常是持续的金融动荡。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国际金融动荡趋于正常化。比如外汇市场。

金融动荡增加了资源配置成本,增加了投机热钱,减少了中长期投资的资金量。金融动荡增加了国际贸易的成本。如果汇率波动太大,套期保值成本可能会超过贸易收益。结果,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或风险增加了。

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合组织和七国集团为代表的旧国际经济秩序越来越过时。为了减少金融动荡带来的不确定性,区域经济合作日益繁荣。

人们深刻记得的是,在普遍持续的金融动荡下,短暂而严重的冲击将导致市场信心的丧失和资本流动的逆转,从而引发金融危机。然而,一旦发生金融危机,金融危机的广度和深度将直接损害世界经济。

1月28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姜勇访问新华社,接受新华社关于次贷危机和全球经济问题的专访。新华社张勇网“中国如何应对日益动荡的国际金融市场”[主持人:中国如何应对整体动荡的国际金融市场?

[江永]:中国金融市场与国际金融市场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中国能够独自生活的日子越来越遥远了。

2007年2月27日,上海和深圳

2008年1月21日,面对全球股市崩盘,中国a股市场不愿“落后”。上证综指收于4559.75点,下跌354.68点,跌幅7.22%,深证综指下跌1215.08点,跌幅7.06%,为近六个月来最大单日跌幅。中国投资者担心,中国似乎不受美国信贷问题影响的日子可能会结束。21日,中国银行股大幅下跌,原因是市场猜测,这些银行将减持规模超过此前预期的美国次级抵押贷款证券。

随着中国金融实力的提高和应对市场风险的经验的增加,中国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也在不断提高。

谢国忠,着名的独立经济学家,认为资本市场的金融危机和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这次应该区别对待。1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的核心是亚洲国家和地区缺乏自有资金,导致货币和银行双重危机。然而,这场危机发生在美国体系内部,亚洲国家的基本经济实力没有受到影响。我基本上同意谢的观点。

根据历史经验,中国不应该害怕直接的国际金融动荡。但应该更加警惕金融领域的秘密竞争。开着的枪比开着的枪更容易藏起来。

金融道德风险不亚于金融市场风险,有时甚至高于市场风险。凯威尔操纵的欺诈案让今天的另一个新闻相形见绌:传真银行宣布,美国抵押贷款危机导致其损失20亿欧元。

给普通投资者的建议:在金融市场大动荡时期,首先,“不要碰”和远离风险;其次,“不要贪婪”,一看到就接受。对于那些已经暴露于腐败的风险爱好者,建议进行两手准备:第一,充分的资金准备;第二是为“跳楼”做准备。

建议:

稳定的政策。首先是稳定的宏观经济政策,其急转弯是市场起伏的重要原因。决策科学;增强预见能力;加强监管能力;增强抗压能力(尤其是海外压力)。

稳定的预期、利润率、通货膨胀率。稳定的市场。

次贷危机的启示

[主持人]:美国次贷危机和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启示?

[江永]:首先,重新审视西方金融体系和机构的严重缺陷,重新审视我们的金融改革开放。

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的金融改革开放目标一直是以西方,特别是美国的金融体系为参照,不仅是一般的参照,也是邀请美国人和美国金融机构帮助我们设计金融改革开放的道路。“引进海外战略投资者”是中国金融机构按照国际标准“走现代化道路”、“进入全球化”和“增强国际竞争力”的唯一选择。美国次贷危机表明,美国金融机构和金融监管机构也存在严重的道德风险。花旗、汇丰、美林和兴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困境表明,这些西方金融机构也存在严重的治理问题。

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引进海外战略投资者”和“与西方接轨”的理念和方针肯定是错的。

2。密切关注美国等西方国家利用国际金融市场动荡进一步转移风险和损失。

美国投资银行和信用评级机构利用低劣的工作将美国的金融风险分散和转移到国际社会。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国际金融市场变得更加不稳定。新兴经济体的金融机构没有遭受重大冲击,因为它们购买的美国次级贷款较少。然而,新兴金融市场的高利润率和巨额金融资产一直是西方金融机构梦寐以求的。因此,进一步开放新兴市场以促进投机性攻击的可能性预计将大幅增加。

第三,美国次贷危机和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也为中国提供了机遇。

次贷危机削弱了韦斯的力量

[记者笔记]“这是我第三次采访江勇。

随着美联储于1月22日降息75个基点,美国次贷危机及其引发的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已成为美国和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威胁。自去年7月以来,次贷危机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那么它是什么样的问题呢?次贷危机会蔓延到中国吗?这对中国金融市场有什么启示?怀着种种疑虑,我再次邀请姜瑜到新华社的演播室,让经济安全专家做一个深刻的解释。

每次他和江勇说话,他都会听到很多“聪明”的话。例如,在评论日本经济时,他说,日本经济不再拖累世界经济,也不再逐渐走出长期低迷,但仍不健康,是“林姐的经济”另一个例子是,当谈到次级抵押贷款危机时,他说:“美国经济是一个风险爱好者。他愚弄了他的欧美兄弟。美国仍然是世界经济的“主要引擎”,金砖四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正在崛起,但它们只能是“子引擎”等等。

由于时间关系,每次面试涉及的话题不可能包罗万象,只能强调一个方面。在今天的采访结束时,江勇似乎还有一些未完成的事情。他告诉记者:“对我们国家来说,在全球金融动荡、世界经济衰退和次贷危机中存在机遇。什么是危机?危机就是危险总是伴随着机遇。这是我对危机的理解。(王燕)

[蒋勇简介]

经济学博士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男,1969年出生于安徽无为。他主要从事经济安全和世界经济的理论研究,并参与了一些重大的国家研究。迄今为止,他已在国内外报刊上发表了近100篇论文、150多篇经济论文和许多书籍。

(采访策划:周锡生主持:王艳主编:王刘燕小军终审:曹建利)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