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刘曼红:中国创新创业形势下,天使投资是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

时间:2020-01-14

11月13日,2015年全球天使投资论坛在香格里拉酒店举行。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人孔也表达了他对中国天使投资形势的看法。以下是我要分享的观点: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人孔,首先,我要感谢元和投资公司的张先生、魏先生和元和投资协会的全体工作人员,以及我的学生和人民大学,他们日夜忙于会议。此外,我想对我邀请的客人表示特别的感谢。我们有来自14个国家的20位客人。我们希望每个人都鼓掌欢迎他们。

我现在想谈两个方面的话题:第一,我认为天使投资中国和先锋创新是“双重创新”。我非常同意曾宗、徐宗和谭宗刚才所说的,中国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非常蓬勃的发展阶段,但是我们中国人有着非常历史的智慧,因为如果你仔细观察《易经》,你就会知道中国从来没有把最好的国家视为最理想的国家。最好的状态是什么?这比理想情况差一点。我想我们现在正处于最佳状态。为什么它不理想?尽管我们发展如此之快,天使投资也包括在内。我们应该明白我们现在缺少什么。我想无论我们是研究天使投资还是做开拓创新的工作,我们现在都缺少什么?我们现在不缺硬件,我们缺的是软件。不久前,我以为Xi主席访问了英国,然后我听到一个评论说,中国和英国现在想要建立一个真正互利的经济关系。我们向他们出口硬件,他们向我们进口软件。当我听到这个,我觉得,为什么有点尴尬,为什么尴尬?因为我们是一个古老的国家,我们有非常非常丰富的文化传统,为什么我们没有软件呢?但事实上我们不能说没有软件,我们实际上几乎就是软件。这里的软件不是计算器软件,而是人才,真正的人才。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无论是天使投资还是开拓创新。

对了,我想告诉你,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做天使投资的研究,我真的得到了一个伟人的支持,他就是已经去世的程思伟先生。因为我在2012年的国际会议上见过他,那一年之前我们有很多接触。他要求我在他的虚拟经济中心科学院(Virtual Economic Center Academy of Sciences)下设一个风险投资研究室,希望开展风险投资研究和天使投资研究。在他的鼓励下,我们成立了国家学术研究机构,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国家学术研究机构。这是我们风险投资研究的专业委员会。我目前是该委员会的主席,但我们需要找到更年轻、更好的研究人员来承担这一责任。然而,我认为我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因为我们开始进行风险资本投资。到2012年,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二,但是我们的研究远不能令人满意。根据我们2013年的数据,全国都参与了风险投资的研究,包括天使投资,发表在真实和相对较好的文学杂志上。最好的论文有171名参与者。美国排名第一,58位,其次是德国,16位。中国在哪里?我们中国远远落后了。中国台湾,7;中国香港,6岁;中国大陆,2000所大学,4所。首先,我们现在非常需要风险资本和天使投资。所以我需要每个人支持我。顺便说一下,我们最近在成思危设立了一个风险投资研究基金。我也希望包括海尔等领导在内的所有上市公司支持我们在中国开展研究。我们不只是做学术研究,我们还需要做研究。例如,我刚才一直说我们对中关村天使投资的情况了解不多,因为我们对天使投资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我们还没有深入研究,也没有人力来组织这项研究。所以我说了这么亲密的话。

让我谈谈我对天使研究的兴趣以及我们最近出版的书。2001年的一个夏天,当我在波士顿的时候,我和哈佛商学院的一名工商管理硕士学生喝了咖啡。我问他最近在做什么。他告诉我,他最近研究过天使投资。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所以我很感兴趣。我说你告诉我天使投资是什么?后来他谈到天使投资。因为当时他采访了八位天使投资者,他和他的哈佛商学院导师写了一本书。因为天使在美国的投资当时有所增加,但并不像后来那样活跃和热情。所以当时我对这个概念非常感兴趣。此外,从我的第一印象来看,我认为天使投资非常非常适合中国。因为中国的现状是什么?我生于金融,所以我把它放在金融的框架中。当我们在2004年的时候,根据银行统计,国家在私人银行投资了122万亿元。虽然我们一直在发展股权投资,包括天使投资,包括风险投资,包括私募股权投资,但多年来我们看到了蓬勃发展。徐刚才说,现在的投资额,当PE真的相当大的时候。但是我们在整个盘子里还是很小。2000年,金融有两个主要领域:股权投资和贷款投资。因为我们在中国,包括日本和德国,都相对依赖这样一个银行系统运营商。虽然我们取得了很大进展,但2014年的数字还是去年的。年末对外金融资产总额为122万亿元,其中股权资产仅占14%。尽管它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尽管有这么多的私募股权公司、风险投资公司,包括一万多名天使投资者在这里,我们的规模仍然相当小。中国的未来发展必须面向股权投资。这里有几个条件:首先,因为我们需要这样的投资模式。因为现在每个人都有点钱,你在干什么?房地产投资和股票市场投资。现在看来,两者都不是特别满意。另一种可能性是股权投资。中国人更喜欢股权投资。他们并不特别习惯于被动投资。被动投资者是把钱给别人的人。其他人帮助你投资并为你赚钱。中国人对此并不特别习惯。中国习惯于自己投资,也管理它。这与天使投资非常相似。

当时,我研究了天使投资的情况,并于2003年出版了一本书。我想这是一本关于天使投资的早期书籍,叫做《天使投资与民间资本》。当时,昂提到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有几个不同之处。在我看来,差异相对较大。首先是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分为四个阶段:融资、投资、投资后管理和退出。天使投资不需要第一项,也不需要融资,因为它投资自己的钱,用我的朋友约翰梅先生的话说,就是自己的税后钱。这种投资还差一个阶段。然而,因为他投资自己的钱,风险投资有很大的障碍或很大的成本,而且不存在。费用是多少?我们称之为经济学或金融学中的代理成本。因为投资者是LP,如果你把钱给GP,GP会代表你投资。GP是一层代理关系。全科医生是风险资本家。他把钱再投资到企业中,并与企业形成另一种代理关系。风险资本家从代理人变成了委托人。企业家成为代理人。这种代理-客户关系造成了一些成本。因为你想要主管,你想要控制。但是,天使投资少于这个水平,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钱,所以代理机构少于这个水平,这可以节省成本。我认为天使投资在这方面有几个优点值得我们称赞:首先,它比风险投资便宜。我刚才说它的代理成本更低。它的决策更快。它不需要决策委员会。它基本上是自主决策,因此投资效益较高,资本流动效益较高。因此,其成本较低,投资效益较高,个人投资规模较小。平均投资在几十万到几万美元之间。因此,我认为在当前中国创业创新的形势下,天使投资的确是我们创业创新不可或缺的一环,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当我们谈论天使投资时,我们称之为在死亡谷前进的勇士,因为他们是企业家背后的企业家。

接下来,我将谈谈约翰梅和我是如何写这本书的。约翰梅和我在2000年是很久的朋友。有一次,我应邀去一所大学谈论天使投资。在我们讨论的过程中,我们有很多国际朋友,我们是否应该写一本关于天使投资的国际书。因为在我们看来,政府应该支持天使的提前投票和巨大的风险。所以我们当时的想法是收集各国政府支持天使投资的政策。例如,如果我们的政府没有足够的支持政策,我们可以向其他政府学习他们的政策如何支持天使投资。那时,我们开始讨论这本书,开始于2000年。这本书于2013年1月出版,并附有大纲。然后我们开始发给每个人,希望许多国家的天使投资者基本上都是天使投资协会的创始人、主席或前任主席。所以我们都邀请他们参与这件事,也就是说,天使投资在你们国家有什么样的促进政策,我们可以从哪里学习。当然,这些天使投资者也非常愿意参与。众所周知,我们邀请了30多位作家和40多位作家参加,这非常困难。约翰梅和我,我们两个,在夏天和冬天上课后去了美国几次。我们在酒店吃了午饭,然后交换了草稿,看看下一步该做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见过多少次。之后,我去了佛罗里达,开了大约六七个小时的车。我们会再谈一次。今年1月1日,我们还在机场。他开车过来,我们讨论了如何一起写这本书。我想放弃很多次,因为这太难了。你给别人写了什么,别人说我会做,最后没有消息。我又给别人写信,说我会做的。别担心,我会写信的,然后就没有消息了。我试着放弃了多少次,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我认为中国人的这一点还是比较好的,也就是说,他们非常有耐心。我认为这是我们成功写这本书的最后一件事。

然而,我们最早的想法是我最早的大纲,那就是我们首先写下天使投资的概念,然后写下各国的政策。第三部分,我们要写下天使投资的未来。我们分为几个部分,即女性天使投资者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此外,天使投资及其与众筹的关系,因为众筹越来越热,天使投资者和众筹有一些趋同和矛盾的地方,那么应该如何看待呢?此外,现在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话题是对社会企业的投资,我们称之为社会创造性投资。这在未来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中国人很富有,所以你不能盯着钱看。你需要看看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产业是如何实现的。这些行业可能不赚钱,但它们必须做一些有益于社会的事情。这就是天使投资的未来。我们还一起发现了加速器和服务器的冲击。我在硅谷找到了一家非常有名的公司。当然,我现在很抱歉说出它的名字。我采访了它,我写下了什么,我在报纸上查阅了它公司的一些东西。我一遍又一遍地写了几份草稿,然后寄给了他。他没有时间读它们。我把它们交给他的助手让他阅读。我也没读过。我不知道读了多少遍,我没有读,最后我不得不放弃。我们还有本书没有实现的其他计划。所以这本书今天可以和每个人见面,但是它并不完美,不完美,完美。

我刚才就是这么说的。这本书有许多缺点。正因为如此,我认为这本书应该是我们国际合作的开始,而不是国际合作的结束。我要感谢这里的博士生。他现在是研究生教师,王佳宁博士和陈松博士。他们帮助我们很快把这本书变成了一本中文书。当然,在元和和章宗的全力支持下。因此,我还要感谢王博士和今天在座的所有来宾。我也希望大家能从内心支持我们对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的研究,并从支持这项事业的人的角度来支持我们的建设。谢谢大家。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