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资本如何看“韩流”——中韩“新消费”创业公司与投资人沙龙对话

时间:2020-01-14

5月17日下午,“中韩‘新消费’风险公司投资者沙龙”、“韩国‘韩国流入亚洲’”在北京凯宾斯基酒店举行,此次沙龙由点石投资银行和韩国百盛联合赞助,尼奥普利中国、泰和智库和欧盟网联合赞助。此次活动将目前处于韩国“新消费”前沿的美国工业、教育、娱乐公司和投资者带到中国,与中国初创企业和投资者进行深入交流。沙龙重点关注“韩流”和中国“新消费”以及中韩“消费升级”投资机会等问题。近100名中韩嘉宾在友好热情的气氛中进行了有趣的跨境对话。

“消费升级”是中国当前经济发展的重要主题之一。“韩流”的注入为中国消费升级增添了独特的活力,形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时代现象。席卷亚洲的“韩流”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它如此受欢迎?每当人们认为韩语不好时,总会有一两部非常受欢迎的电视剧。是什么因素使韩国人不断创新并取得商业成功?韩国和中国的投资者分别如何看待“韩流”所代表的消费现象中蕴含的投资机会?

针对这些热点问题和“韩流”引发的创新、创业和投融资机遇,中韩“新消费”领域的企业家和投资者展开了深刻的意识形态碰撞。Swizzlelabs,韩国第一“韩流”人的影响力分析技术公司,美智涵,韩国第一个专门为中国人提供医疗和观光旅游的服务平台,Kbeat,韩国第一核爆炸营销分析MCN多渠道网络,从Naver获得数千万美元投资的时尚B2B平台Fashigo,以及10多家韩国公司与中国企业家和投资者交换了产品、服务和创新商业模式。

韩国人如何看待“韩流”?

中国消费者看到带有异国色彩的“刘汉”,想象更多。然而,在韩国,“韩流”和美国之间没有这样的距离。韩国消费者如何看待“韩流”和“韩流”文化?韩国饮食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李汉忠表示,“韩流”文化也正在韩国消费,但在中国比韩国人想象的更受欢迎。当我的搭档一个月前来到中国时,他看到中国奶奶正在他吃饭的餐馆里看《太阳的后裔》。当时,他非常震惊。他认为在韩国播出的电视剧不可能同时在中国播出,他也日夜被“国民丈夫”的妻子追逐。

Mezhihan的创始人Mungi Lee说:我们在韩国从事医疗和观光相结合的服务。“韩国流”在中国的影响越来越大,也非常有利于我们业务量的提升。像《来自星星的你》 《太阳的后裔》这样的电视剧在中国很受欢迎,我们的生意越来越方便。我们可以和对“韩国电视”有很大影响力的演员合作来促进我们的业务。中国客座医师美国APP“美容神器”首席执行官任凌峰对此次大促销也有类似的感受。

Hudson Ho,韩国金融巨头韩国投资伙伴基普(KIP)的中国首席代表,从投资者的角度透露,虽然“韩流”在中国很受欢迎,但由于体制结构的原因,内容提供商在中国赚钱并不容易。《太阳的后裔》席卷了中国和韩国,但该剧的韩国经纪公司实际上并没有赚很多钱。每个人似乎都知道那是场大火,然后它没有赚很多钱,只有大约2000万元人民币。

WonSuk Thomas Chung,韩国时代投资公司的投资总监说:韩国的影视制作与美国不同。韩国发行公司和电影院的地位和作用在电影和电视行业非常有影响力。几家主要发行公司垄断了韩国90%的电影和电视市场。相反,生产公司的数量很大,有2000多家。三大生产公司的市场份额约为20%至30%,这与分销公司的规模大相径庭,这显示出马修

“韩流”的商机往往反映在影视产品的内容制作之外。中国大都市白领韩国外卖品牌泉州印象(泉州印象)联合创始人李乃旭表示:我们选择成为一种流行的快餐文化,快餐通常是主食产品。每个国家的饮食文化都有自己的主食产品。这种主食文化是否国际化,是否有能力接受相同的文化和不同的文化,是我们考虑的焦点。“韩流”的兴起和影响使我们没有必要做任何宣传。事实上,产品本身就是在说话,它也是这个产品所代表的“韩流”文化。

互联网红色经济也在韩国引起关注

互联网发展带来交通竞争,互联网UGC内容和互联网红色经济也在韩国引起关注。中国网上红色Papi酱的天使融资和广告拍卖价格也吸引了韩国投资者的注意。Kbeat的联合创始人李汉忠说:Papi酱,一个迅速流行的过程,也给了我们很多启发。例如,她在9个多月内发表了许多短片。事实上,这些视频使用了很多YouTube和脸谱网的内容,但是因为很多中国人不能去YouTube和脸谱网,他们会发现看Papi酱图片非常新奇和有趣。因此,我认为这也是我们今后将发展的内容。我们希望与优酷合作,向中国消费者介绍更多国外在线和娱乐内容。

Han-jong Lee说:韩国的MCN公司主要做文化内容,也培育网络红,但我们主要做英文和中文圈子,创造可以跨越国界的网络红。例如,在韩国找一个汉语好的人,在中国找一个韩语好的人,然后把他们培养成一种可以被不同国家接受和欢迎的红色网络。因此,我们也将在未来创建培训更多互联网名人的系统。我们还在这个领域开发新的方法和产品。

KIP中国首席代表何鸿(Hudson Ho)分析称,所谓的“韩流”韩国生产商没有赚到任何钱,这是一个大问题。事实上,我认为这个问题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那么,如何规避这一风险呢?“刘汉”的投资肯定会转向另一个角度,即创造内容本身的衍生产品,如消费品。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网络红色经济应运而生。净红色经济倡导高利润率和流行时尚消费品,如化妆品和服装等。我们投资的韩国首都旅馆只是一种赚钱的方式。“快乐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黛米指出,未来十年中国的消费将有三大驱动力:新人、新服务和新品牌。以90后和00后为代表的新一代以及新中产阶级形成的新人群将有力地推动“服务消费”和“消费品牌”的发展。在全球化3.0时代,有着密切地理和文化联系的韩国将在这一进程中发挥重要的示范作用。韩国的消费发展阶段仅比中国领先10年。它在技术创新、消费品牌和原创文化内容方面的主导作用将应用于中国。

韩国公司更加成熟,其估值远低于中国

中国风险资本市场。中国企业的估值通常比韩国高很多倍。尤其是,中国的投资行业有一个“风口”,在一些寻求资本和热钱的行业,估值甚至更高。网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凯文任指出了中国和韩国之间的估值差距。对此,基普中国首席代表哈德逊何(Hudson Ho)用“洗脑”一词来形容韩国投资者对中国风险资本市场的认知过程。他说:在对接中国的过程中,韩国投资者要做的就是“洗脑”。你必须了解中国市场。经过五年多的“洗脑”,他们现在意识到中国市场的估值可能远远高于韩国市场。

Amy Yeh,韩国三大私募股权公司KTB网络的管理合伙人说:如果将中国公司的估值与韩国相比较,我们的许多韩国同事都无法理解。然而,我们的态度并不顺应潮流。如果我们认为某个行业过热

中国和韩国有非常不同的风险资本市场。KTB网络管理合伙人叶艾米(Amy Yeh)指出:韩国市场相对较小,人口不到6000万。要想在韩国赚钱,你必须非常优秀。基普中国首席代表哈德逊何(Hudson Ho)补充道:韩国内容生产商必须考虑走出去,即出口,但中国公司可以在不考虑出口的情况下推广。

韩国企业可能没有这么大的规模,但他们在产品、服务和业务运营上非常细致。这与我们中国的初创企业大不相同。中国初创企业最关心的是速度和规模。我相信,只有通过相互沟通,中国和韩国才能更好地相互理解。多特斯通投资银行联合创始人魏松在演讲中总结了中韩沙龙带给他的感受。由

沙龙联合赞助的韩国第一创业和投融资媒体平台beSuccess的创始人詹姆斯荣格(James Jung)表示:中国政府正在给予创业非常大的优惠政策。与过去相比,中国的创业环境有了很大改善,创业机会越来越多。韩国的相关风险投资公司也有向海外扩张的强烈愿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希望韩国卓越的服务和技术能够与中国这样的良好环境相结合,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产品。“韩流”涵盖的“新消费”领域包括教育、医疗美容、娱乐、餐饮和休闲。这些子部门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韩流”的出现也与中韩两国政治社会稳定繁荣背景下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质量的提高密切相关。它也代表了消费者对人性中美好健康生活的向往。这是个好时机。网络公司将与百世和新中国(Neoply China)合作,在两国“新消费”领域搭建合作桥梁,更深入地为中韩两国的企业家和投资者服务。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