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头条VS腾讯:行业“公敌”交接进行式

时间:2020-01-09

对于张一鸣来说,2019年注定是又一个忙碌而焦虑的一年。尽管他谈论的是务实的浪漫,但他的步伐比以前更具侵略性。

日前,字节跳动收购了上海莫倩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三七互娱的子公司,从分销发展到游戏生产链的上游。此前,今天的标题搜索已经启动,该产品仍处于测试阶段。负责人是前360搜索产品总监吴凯。除此之外,张一鸣既有社交又有电子商务,把瞄准英美烟草的枪推得更远。

十年前,“公敌”的标签贴在腾讯身上。十年后,字节跳动顺利接管。

2005年,腾讯决定对“网络生活”进行战略转型,这意味着腾讯将像水和电一样融入网络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花藤做到了。接下来的五年里,他与曹国伟、张朝阳争夺网络广告市场,并在游戏中与陈天桥、丁磊相遇。他还与人人网和辛凯争夺社交网站的宝座。他还在中国大陆推出了一个搜索市场,并挑战百度。

激烈对抗中的死对头字节跳动和腾讯其实骨子里有很多相似的基因,但腾讯在2010年有所转变,改变了方向,迅速离去。字节跳动会遇到腾讯当年的“陷阱”吗?

“不安全背后的公敌”2006年6月,《中国企业家》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全民公敌马花藤”的文章。这份报告确立了腾讯未来的舆论形象:“模仿而不创新”、“以世界为敌”、“拒绝开放”是腾讯的三大罪行。这是腾讯宣布战略转型后的第一年。马花藤对此批评置之不理,继续“播种豆子,成为士兵”,并准备进入每一个细分区域。

腾讯模仿大泡泡大厅于2005年1月在游戏领域推出了一款名为qqtang的游戏,9月在电子商务领域推出了交易平台patagon,2006年3月推出了搜索网站sousuo。在将所有业务瞄准当时的互联网巨头后,腾讯构建了一个多元化的蓝图,涵盖游戏、门户、电子商务、搜索和支付等许多核心领域。

马花藤的野心是“显而易见的”。在一次采访中,他说移动增值服务有超过100亿的市场,我们必须进入这个市场。超过70亿盘的网络游戏,我们不会放弃。有超过30亿个广告,我们不会把它们投放市场。此外,我们不会放弃电子商务和搜索!

十多年前“以世界为敌”的腾讯,让业内人士一看到它就脸色苍白。如今,虽然字节跳动的扩张不像腾讯当初那样,但其布局方向、范围和路线非常相似。

首先,范围更广。从短视频到长视频和社交活动的过渡,信息主体对微标题和社区问答的孵化,对信息流的搜索功能的添加,电子商务和现金实现游戏的完成,以及购买锤子的云,无疑以字节跳动一系列炫目的新产品或收购项目将边界推向了移动互联网的所有核心流量门户。

其次,其业务布局的方向几乎总是针对行业巨头,就像腾讯在其“在线生活”战略下一样,每个网站都想参与其中。

“公敌”另一方面实际上是赞美,如果它不造成太多威胁,不足以称之为公敌,同样,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和力量,没有人愿意到处树敌。腾讯当年和字节跳动如今被贴在同一个标签下,这显然不是巧合。他们的扩张主要是由于产品公司的不安全。

以前,花藤总是觉得QQ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刺客。任何对社交领域的觊觎都会让他紧张。因此,腾讯必须不断将任何潜在威胁扼杀在萌芽状态。直到现在,这种焦虑仍然根深蒂固。字节跳动也有同样的焦虑。今天的标题本质上是一种信息工具产品。它害怕一个不知名的竞争对手站出来,在新闻客户端重复自己的革命。

这也是字节跳动被称为“应用工厂”的原因。

选择的成功,持久的无望

腾讯2010年的半年利润超过了百度、阿里和新浪的总和。外界越是批评这个可怕的企鹅帝国,就越能证明它在商业上的成功。如果3Q战争没有转折点,我们有理由相信腾讯的“在线生活”会继续下去。然而,即便如此,马花藤最终还是会发现,他的搜索和电子商务业务迟早会被淘汰,这一点在未来几年得到了事实的证明。

对字节跳动来说,这是过度扩张的最大风险。当孵化出来的产品不能在跨境地区占据主导地位时,这些延伸的业务线反而会消耗原有商业生态的活力。

去年七月初,今天头条新闻的产物悟空问答被纳入了小标题。撤回意味着2000份答复的签署、1000多万份月度投资和10亿份补贴都被浪费了。近日,《信息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字节跳动在2018年大举投资TikTok的海外扩张,造成12亿美元损失。然而,这种晋升没有达到过高的保留率。美国Tiktok用户的30天保留率约为10%。

以游戏产业链为例。字节跳动已经从游戏分销进入上游,但上游资源已经基本被腾讯、网易和大量中小游戏厂商覆盖。关键是,依靠买方的购买,字节跳动无法弥合分销和研发之间的差距。

当然,从现金变现的角度来理解字节跳动冒着生命危险进入游戏腹地的举动并不难。即使回顾张一鸣的商业布局,从头到尾也没有一致的逻辑。取而代之的是,这更像是遵循金钱的实现方式。相比之下,同样没有边界的美国集团建立了一个饮食和游戏的生态。

腾讯希望改变依赖即时通讯增值服务的单一业务结构。字节跳动也不想只靠广告赚钱,所以他们都选择了多元化。然而,腾讯能够形成相对良性的业务结构,部分原因是因为它消除了多元化扩张的障碍。这一切的起源是3Q战争。3Q大战后,腾讯把精力集中在它擅长的领域,如搜索和电子商务。

字节跳动显然无意缩小前线。其业绩在2018年几乎没有达到预定目标。张一鸣今年将收入预期提高到“至少1000亿英镑”,这意味着只有不断发展新的业务,他才能支持自己的雄心壮志。然而,他可能忽略了目前由字节跳动经营的跨境业务,而且远未显示出与投资相当的回报,这远低于腾讯运行游戏的速度。

抄袭他人,抄袭自己

腾讯最初的三大罪行,其中“没有创新的模仿”最受批评。它打破了市场规则,将竞争对手推向死胡同。迄今为止,这一罪行似乎仍与腾讯有关联。因此,只有在3Q战争期间,我们才看到一家顶级互联网公司如何在公众舆论中“输掉了一场战争”。

字节跳动自然不会重复这种低级错误。即使在公共关系运作和舆论控制方面,它也具有主动攻击的优势。然而,在创新的竞争点上,字节跳动也有自己的困难。这就是所谓的“应用工厂”。《张一鸣的APP工厂》将字节跳动的产品创新比作流水线,以相同的推荐算法为核心,匹配不同的用户需求,并进一步将试错成本降至最低,同时能够大规模生产应用,占据内容生产的每个细分市场。

如果腾讯的原罪是复制他人,那么字节跳动的潜在威胁就是复制自己。

因为一旦一种产品创造形式成为模板并被简化,它带来的成功将激励公司重复这个模板。腾讯复制他人,并迅速跟进,这是一个惯例。字节跳动大规模生产APP也是例行公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将进入一个创新的“舒适区”。

但是为什么字节跳动像腾讯?过去,互联网上有一条广为流传的“法律”来解释腾讯的成功:在大量QQ用户的支持下,腾讯拓展新业务几乎是一个向士兵撒豆子、成就一切的问题。字节跳动的业务扩张也取决于今天

这可能是产品公司的共同特点,但甚至比腾讯更强大,后来发现有些业务更适合由合作伙伴来做。字节跳动没有停止大规模跨境竞争的部分原因是,它没有找到像腾讯这样的多元化收入优势,腾讯一开始赢得了这场游戏,而字节跳动仍在努力。

1月15日,张一鸣高调宣布推出多闪光灯。两个月后,多闪存百度搜索指数环比下降84%,信息指数环比下降92%。显然,喋喋不休打破了惯例,迫使多闪光灯被嵌入应用程序。然而,交通流量的保证并没有变回给用户。这表明,字节跳动的装配线“创新”对内容产业以外的产业影响甚微,而内容产业正是多线扩张背后的焦虑所在。

还有一件事,字节跳动产品创新的核心是推荐算法,它反而是公众舆论对头条产品的攻击点。

今天的头条和腾讯之间的战争仍在升级。对于这个仍然年轻的互联网公司来说,仍然有很多机会。腾讯既是对手,也是研究对象。然而,他不应该看起来像十年前的腾讯。

毕竟,腾讯当时可能甚至不喜欢它。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