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未成年弑母案背后:不捕不诉率升高,超八成在农村,犯罪不完整家庭高发

时间:2020-02-14

然而,未成年人犯罪数量的减少也与未成年人数量的减少有关。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未成年人的数量持续下降。1982年,中国有4.1亿未成年人,占总人口的41%。2015年,中国未成年人数量降至2.71亿,占总人口的20%。

减少逮捕、谨慎起诉和有条件不起诉,这一针对青少年犯罪案件的政策也有助于减少青少年犯罪数量。2003年至2015年,全国检察机关经审查拒绝批准逮捕16万多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未逮捕率为14.8%。不起诉超过5万人,不起诉率为4.4%。2017年前11个月,全国不逮捕和不起诉青少年嫌疑人的比率上升到33.4%和18.4%。

14岁:刑事责任分界线

根据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8岁以下的人不能因犯罪而被判处死刑。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认为,12岁以下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是不可接受的。

这种对未成年人的刑事司法保护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普遍做法,体现了“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原则。

目前,世界上有48个国家和地区,如中国,将最低刑事责任年龄定为14岁。原则上,在这些国家,只要他们不满14岁,他们就不会对所犯罪行承担刑事责任。这受到了广泛的批评,尤其是在青少年犯罪变得越来越年轻和暴力的时候。

此外,由于有关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有大量青少年犯罪没有被列入犯罪统计。

14岁:刑事责任分界线

根据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8岁以下的人不能因犯罪而被判处死刑。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认为,12岁以下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是不可接受的。

这种对未成年人的刑事司法保护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普遍做法,体现了“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原则。

目前,世界上有48个国家和地区,如中国,将最低刑事责任年龄定为14岁。原则上,在这些国家,只要他们不满14岁,他们就不会对所犯罪行承担刑事责任。这受到了广泛的批评,尤其是在青少年犯罪变得越来越年轻和暴力的时候。

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我国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救助”政策,坚持“教育第一、惩罚第二”的原则。

[《刑法》第十七条刑事责任年龄]

年满十六周岁的人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凡年满14岁但未满16岁者,应对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造成重伤或死亡、强奸、抢劫、贩毒、纵火、爆炸和中毒负刑事责任。

年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如果他因不满16岁而没有受到刑事处罚,他的父母或监护人应被命令对他进行纪律处分。必要时,政府也可以接受和教育他们。

虽然未满14岁的未成年人被免除对所犯罪行的刑事责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必承担其他责任。根据违法行为造成的伤害程度,他们将追究某些行政责任,包括警告或解雇。《民法通则》规定,如果未成年人给他人造成财产损失,他的父母或监护人应负责赔偿。对于有害行为不构成犯罪的未成年人,我国设立了专门的工读学校和机构。

但是现在,许多地方不再有工读学校和再教育中心,也没有关于具体问题的明确法律规定。由于教师短缺、师资队伍不稳定、模式不规范等普遍存在的问题,中国工读学校的数量已经下降到不到100所,其中大部分处于勉强办学的状态。

未成年人犯罪高发的不完整家庭

未成年人误入歧途。这并不排除有些人确实有危险的犯罪人格或严重的心理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邵弘文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留守儿童犯罪率约占青少年犯罪的70%,并且呈逐年上升趋势。

中国青少年犯罪预防研究协会副主席、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在长期案件追踪中也发现,留守或单亲家庭的背景与成年后的暴力犯罪密切相关。在她接触到的近10起死刑判决中,囚犯童年时没有母亲陪伴,而是由祖父抚养长大的。成年后,暴力犯罪时有发生。

大部分犯罪的未成年人是社会伤害,但也是社会伤害。这也是为什么只惩罚轻微犯罪似乎是逃避责任。

少年犯罪领域的专家马文沃尔夫冈(Marvin Wolfgang)对费城的少年犯罪进行了十多年的调查。研究发现,大多数青少年在青春期出轨,成年后改过自新,只有6%的青少年成为惯犯。似乎让所有误入歧途的青少年接受应该对6%的青少年进行的惩罚是不太宽容的。此外,人们普遍认为年龄会影响识别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无论在情感、心理还是智力上,未成年人都还不成熟。

然而,大量的犯罪调查结果也表明,第一次犯罪的年龄越低,再次犯罪的可能性和危害性就越大。李玫瑾教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犯罪年龄越小,累犯率越高,将超过1/3。例如,如果12岁左右有违法行为,发生了许多抢劫或一系列抢劫,这类儿童基本上将通过犯罪谋生。”

这两个方面可能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当青少年发生恶性犯罪时,舆论总是表现出两极分化。爱生生,恶生死。(中国青年报,2017-08-02)一名17岁男孩举起斧头,砍死了自己的母亲,并将她的尸体埋在院子里的鸡舍里。当他被要求表达对母亲的仇恨时,他在母亲家中被“监禁”了两年多。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公安局镇江路派出所副所长、文新计划公益创新平台创始人康龙讲述这样一个案例时,许多人深感痛心。

参与者正在讨论。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在线记者陈凤丽/照片

7月28-29日,第四届中国(青岛)青年心理工作先锋论坛在青岛举行。来自上海、广州、成都、济南、青岛等地的近百名青年心理和法律服务从业人员就青年心理问题、预防青少年犯罪等主题进行了主旨发言和讨论。

我们如何避免这样的悲剧,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姜龙的故事引起了参与者的思考。康龙和许多人认为,这应该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悲剧。如果有人在青少年成长过程中关注他的心理问题和家庭问题,如果有人能帮助他…

犯罪背后有很多问题。

作为与检察院合作的第三方,姜龙的团队负责对被起诉前的少年进行调查和评估。在与青少年的深入交流中,他了解到杀害未成年母亲背后的一些问题。

"孩子们年轻时经常被殴打。对他们父亲最深刻的印象是他手中的鞭子。母亲很强壮,对她有严格的控制。初中时,他每次上学,他妈妈都偷偷跟着他,担心他会出去玩,这让他在同学面前感到“很不光彩”。当孩子想出去工作时,他母亲多次拒绝,把他锁在家里。”越来越多的事情让青少年积累了太多的负面情绪,最终导致悲剧。

"那天,他用斧头杀死了他的母亲."后来看着现场的照片,姜龙被这种残忍吓了一跳。“相当残酷,我无法想象一个孩子对母亲做了什么。”

在案件档案中,这名少年承认杀害了他的母亲,但表示这是当时头脑发热的结果,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在姜龙的调查中,事情远不像这名少年所说的那么简单。

”他实际上知道

康龙认为,这是由长期患病的亲子关系造成的冷漠,表现出事故发生时的异常心理。“因为他没有必要杀他的母亲,她的母亲也没有真正囚禁他,如果她想逃跑,她只是逃跑了。”康龙想起了当年的马加爵。当时的异常行为与弑君少年相同,这是不需要发生的。

在现实生活中,没有那么多青少年犯极端罪行。它们是让父母或学校头疼的更糟糕的行为。这些行为,像犯罪行为一样,很难理解。

"成年人不明白为什么孩子会变成“坏孩子”。"然而,康伦似乎理解这些罪行或错误背后的问题。“他们大多数人在犯罪或犯错误之前都经历过心理变化。来自家庭、学校或其他人的压力和问题让他们慢慢偏离正确的生活轨道,直到犯罪!”

他们不仅认罪,更重要的是他们忏悔

但是他们不忏悔。在与许多少年犯接触的过程中,康伦发现了这样一个问题:“表面上,他因外部压力认罪,但实际上他并没有真心忏悔,这很容易导致二次犯罪。”康伦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杀害一名未成年母亲的案件也是如此。

“这个孩子承认杀了他的母亲,但我认为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从内心真正意识到他的罪行。”康龙说。

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心理学副教授、安徽省合肥市心理咨询师协会副主席姚峰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姚峰还跟踪并采访了犯罪的青少年,试图分析这些儿童犯罪的真正原因。“他们中的许多人因为父母的教育管理问题而辍学,然后走上了犯罪之路。它们的本性并不坏。在与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有些人会意识到他们的错误。然而,仍有一些人承认他们的错误,但不是发自内心的。在与社会工作者的交谈中,可以看出他们是出于功利目的,希望帮助他们说好话,获得缓刑或尽可能避免惩罚,他们根本无罪。“

在姚峰看来,只有受到外部法律制裁,这些儿童才会非常虚弱。他认为,一个人格健全的人在做了对自己、他人甚至社会有害的事情后,无论法律是否实施制裁,都会感到内疚。”但是如果没有罪恶感,或者如果在开脱后罪恶感减少,并且罪恶感无法真正得到忏悔,那么再次犯罪的可能性将会大得多。“

让这些孩子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是康龙在纠正青少年心理问题的正常过程中想要达到的最终效果。

“要做到这一点,首先你必须能够和他们交谈,让他们认同你,信任你。“这正是他们和父母之间所缺少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许多孩子逐渐走上了越来越远的错误道路。

他帮助了一个很早就坠入爱河的男孩。在发现他的初恋后,他父母的反应是:打架!然而,这并没有解决问题,反而让男孩更加叛逆,最终和女孩“私奔”到网吧几天。

当康龙联系孩子时,他并没有急于否认他,而是认真而平等地与他沟通,给予他理解、友谊和安全感,并试图找到与他产生共鸣的东西。在心理学中,这被称为“适当的频率调制”。

”我不和他谈论早恋,而是和他讨论未来的生活规划、学习和生活中的困惑等等。让他告诉自己,事实上他会意识到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最后,孩子卸下了心理负担,早恋成了他所说的“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听着,这是姚峰在与少年犯交流的过程中常用的“方法”。“不要教育他们,做一个好的倾听者,给他们一些建议,让他们讲述自己的成长过程,包括他们为什么走上犯罪之路,以及他们在犯罪时有什么样的想法,然后回去看看犯罪本身。”他说。

在姚峰看来,必须允许孩子说话和理解他们,而不是单方面谴责教育,以避免“家长式”的单向沟通。“许多孩子最终会反思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当涉及到他们的罪行和父母时,有些孩子会哭得很伤心

「专业社会工作者为青少年罪犯提供的心理评估(量表),为在检控阶段决定审讯的性质提供重要参考。它提供的摄取访谈和专家远程监督帮助,有助于专业社会工作者在服刑期间与公安、检察机关一道对青少年进行有针对性的心理咨询、心理矫治和帮助。如果青少年认罪,将进一步帮助青少年深刻认识到行为的错误,达到悔悟的状态。促进青少年罪犯的心理改善和人格提高,预防和减少青少年二次犯罪的可能性。”康龙说。

在青少年杀害母亲的案件中,康龙的团队正是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对于这样的案件,康龙和他的团队同事最终会向检察院提交一份专业的评估报告,不管这份报告对量刑是否有意义,但他希望这样的“诊断”能够对青少年矫正有所帮助,“无论是在监狱还是在社区矫正过程中,都能适合案件的补救,真正让孩子改变”。

姚峰也同意这一点。他认为专业社会工作者可能是进行审前评估和调查以及心理矫正的最合适的群体。

”专业社会工作者在了解生活环境(家庭、学校、社会环境等)的情况下对少年犯进行了全面的评价。这可能为司法当局在起诉阶段确定审判的性质提供决定性的参考。今后,我们将帮助青年人找出犯罪的内在原因,帮助他们改变生活环境,改变心理状态和思维方式,帮助他们建立内化规则,防止青年人犯罪和二次犯罪。”

帮助少年犯并不容易,这是一项复杂而系统的工程。“以一个孩子为例,如果我们想改变他,就需要根据他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情感方式进行有针对性的心理咨询。还需要结合他过去的一些节点制定校正计划,例如哪个节点会冲动,哪个节点会有异常行为等。就像钥匙和锁一样,计划的制定需要非常精细,在修正过程中,还需要一个团队来监控这个人的日常行为。团队将每周举行一两次分享会议,询问孩子在过去几天里遇到了什么问题,他如何看待这些问题,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以及他必须表达什么样的情感和观点。然后他会从他的表情看他的思维方式,从而分析他对某个特定问题的想法和情绪,帮助他反思自己的思维方式并慢慢改变。但如果他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犯罪思维模式,那么变革的过程将是漫长的,并将会重复。”姚峰解释道。

姚峰认为,这样一个系统而专业的过程需要做这项工作的人有很大的耐心、奉献精神和专业知识,而这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姚峰曾经帮助一个被雇来参加集体战斗的孩子。在交流中,姚峰发现青少年的心理发展不是很成熟,缺乏正确的判断能力。当和父母交流时,他发现他的家庭交流方式有问题。这个家庭是一个家长制的家庭,母亲和儿子在家庭中几乎没有发言权,父亲绝对压制儿子,父亲的话中也有一些暴力。孩子的犯罪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与父亲的过度力量有关,这导致了孩子的心理反弹,这可能是孩子有越轨行为并参与打架的一个因素。

”通过分析和理解,我们对家庭中的话语机制进行了一定的调整。对夫妻之间的沟通方式、权力方式、父子之间的沟通和关系方式、母子之间的沟通方式进行一定的改变,以帮助孩子获得正常的成长环境,使其以后更好地发展,防止二次犯罪的可能性。”

仅靠人事和工艺专业无法完全有效地解决青少年罪犯的心理问题。在论坛上,有些人认为

在采访过程中,康龙和王长征都提到了一点,那就是目前许多社工支持机构都是单独工作的。在心理干预中,他们只关注儿童在某一阶段的心理发展,每个阶段都是独立的,不系统的。心理干预的作用不仅仅是引导儿童的心理,而且是处理已经服刑的青少年的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虽然我国法律规定,为了保护未成年人重返社会时免受歧视,有关部门会封存他们的档案,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缓解他们的担忧。例如,那些被杀害的人会担心他们的家人会报复,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会担心他们的生计,那些来自富裕家庭的人会担心他们会丢面子.我们无人监管的机构还配备了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以监测每个人的心理发展,并提供定期咨询。”王长征说。

王长征还说他们的工作也面临困难。“由于现阶段儿童的心理变化非常具体,从逮捕儿童到调查审判,再到审判,可以清楚地看到儿童的心理变化,但这些东西在儿童到达非管理场所后就被封存了,心理干预不能持续进行。如果能形成有效的连锁注意力,一定会有更好的心理援助效果。”

康龙还认为,专业的心理干预应该贯穿于少年犯从审前到服刑到社区矫正的整个过程。

”但是目前的司法程序没有那么大的空间。学术界普遍认为的理想状态是完成评估,进入拘留中心后,拘留中心将配备顾问进行有针对性的心理干预,然后根据干预结果在社区矫正阶段提供帮助,从而形成程序链,这是最好的。

青少年谋杀案背后有许多问题。不要让悲剧再次发生!

2017年7月31日,中国青年在线作者:共青团新闻网

主持人Jun的话:

青少年有什么心理问题?青少年犯罪背后的问题是什么?如何让他们敞开心扉,他们应该接受什么样的心理干预和帮助?

7月28日至29日,第四届中国(青岛)青年心理工作先锋论坛在青岛举行。来自上海、广州、成都、济南、青岛、香港、台湾、新加坡等海峡两岸的近100名青少年心理和法律服务从业人员就青少年心理问题、预防青少年犯罪等主题做了主旨发言和讨论。

一个17岁的男孩举起斧头砍死了自己的母亲。他把母亲的尸体埋在院子里的鸡舍里。让他攻击他对母亲的仇恨,这种仇恨来自他母亲在他家被“监禁”两年多。当青岛暖心计划公益创新平台的创始人康龙谈到这样一个案例时,观众中很多人开始感叹。

在康龙和许多人看来,这可能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悲剧。如果有人在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注意到他的心理问题和家庭问题,如果有人能帮助他.

作为与检察院合作的第三方,康龙小组负责对被起诉前的少年进行调查和评估。在与青少年的深入交流中,他了解到杀害未成年母亲背后的一些问题。

"孩子们从小就经常被殴打。对他们父亲最深刻的印象是,他手里拿着鞭子,他的母亲很强壮,对他有严格的控制。初中时,他妈妈每次上学都偷偷跟着他,怕他出去玩。这孩子想出去工作,但他母亲多次拒绝,把他关在家里。”这越来越多的事情让青少年积累了太多的负面情绪,最终导致悲剧。

对于这样的案件,康龙和他的团队同事最终会向检察院提交一份专业的评估报告,不管这份报告对量刑是否有意义,但他希望这种“诊断”能对以后的青少年矫正有所帮助,“不管是在监狱还是在社区矫正过程中”

青岛市北公安局镇江路派出所副所长、文心计划公益创新平台创始人康龙表示,专业社会工作者为少年犯提供的心理评估(量表)为起诉阶段审判性质的确定提供了参考。它提供的摄取访谈和专家远程监督帮助,有助于专业社会工作者在服刑期间与公安、检察机关一道对青少年进行有针对性的心理咨询、心理矫治和帮助。如果青少年认罪,将进一步帮助青少年深刻认识到行为的错误,达到悔悟的状态。促进青少年罪犯的心理改善和人格提高,预防和减少青少年二次犯罪的可能性。

姚峰,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心理学副教授,安徽省合肥市心理咨询师协会副主席,表示专业社会工作者基于对生活环境(家庭、学校、社会环境等)的理解,对少年犯进行综合评价。)可以为起诉阶段对少年犯的判断和定性提供潜在的决定性参考(向检察院提交了一份研究报告,最后是一个帮助少年避免刑事处罚的例子)。同时,在后期,通过对对话的理解,帮助青少年找到犯罪的内在动机,帮助他们改变生活环境,改变青少年罪犯的心理状态和思维方式,帮助建立内化规则。预防青少年犯罪和二次犯罪。

王长征,山东省法学会青少年犯罪预防研究会秘书长说,心理干预不仅是为了引导儿童的心理,也是为了那些已经服刑的青少年,他们的心理担忧是多种多样的。尽管中国的法律会封存未成年人的档案,以保护他们在重返社会时免受歧视,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缓解他们的担忧。例如,那些被杀害的人会担心他们的家人会报复,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会担心他们的生计,那些来自富裕家庭的人会担心他们会丢面子.我们还配备了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来监控每个人的心理发展,并提供定期咨询。

连锁关怀和援助非常重要

康龙说:“目前,许多社会工作援助机构都是个体士兵,只关注儿童在某一阶段的心理发展。每个阶段都是独立的,不系统的。例如,这个阶段儿童的心理变化非常具体,从逮捕儿童到调查和审讯,再到审判。然而,这些东西在孩子失去监护权后会被密封起来。心理干预不能持续进行。如果能形成有效的连锁关怀,一定会有更好的心理援助效果!”

视频/摄影:李亚成

编者:陈凤利、李亚成和王可儿

少年杀害母亲案背后是对刑事矫正机制的考验

2018年12月,一名12岁男孩在母亲愤恨地殴打他后被母亲用刀杀死。最近,男孩被释放了,但这引起了许多争议。他的亲戚想送他回学校继续深造,而学校里的其他家长强烈反对“如果他那时杀了我们怎么办?”一位家长这样说。

青少年犯罪并不罕见。几年前发生的另一个案例可能会为这个问题提供一个解决方案。2015年,三名未成年学生残忍地杀害了一名女教师,平静地清理了现场的痕迹并逃离。后来,警察在一家网吧找到了这三个人,他们在被带走之前还在平静地玩游戏。由于这三名未成年人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他们被送到工读学校接受教育。在课程方面,勤工俭学学校几乎与普通学校一样,只是将加强更多的法律教育内容。

这两起案件都是轻微杀人,但公安机关和法院处理方式不同。这表明勤工俭学制度尚未在全国各地普及,缺乏统一规范的课程体系

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频发,社会上有声音希望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年轻时犯下的一些罪行是极其残忍和可恶的。如果他们不接受任何法律处罚,他们可能会对社会保障产生负面影响。

要减少犯罪,我们必须从三个方面着手:预防、惩罚和纠正,这是不可或缺的。对于涉嫌犯罪和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亲属希望他们能够再次接受教育也是合理的,但他们不能被送回普通学校,更不用说他们可能对同一所学校的师生造成一些威胁,普通课程根本无法纠正不良行为。青少年犯罪的矫正涉及法律和心理学等知识的许多方面,超出了普通教师和家长的能力。

青少年犯罪有明显的共同点,如缺乏父母管教和不良文化的影响。在中国,这在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中更为常见。数据显示,从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农村地区少年犯人数占国家法院新少年案件的82.06%。

留守儿童的父母也面临困境。如果他们不出去工作,他们就不能挣钱。此外,城市教育资源一直短缺。农民工子女学校尚未得到充分推广。因此,大多数儿童只能呆在农村地区,被迫与父母分离。如何教育这些从小很少受到家庭关爱、无人管教的未成年人,也是工读学校矫正教育的重点。

教育不处理眼前的问题,而是决定所有未成年人进入社会时的心态和健康水平。为了解决青少年犯罪问题,我们应该充分考虑社会发展的现状和法律的性质,并制定出一个最佳的计划。回到搜狐看更多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