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敦煌九大遗书:真正的写经书法艺术瑰宝

时间:2020-02-08

敦煌手稿有三种主要类型:第一,长纸卷,每个纸卷的末端都有一根木轴,由高度和宽度大致相等的纸片连接。最长的《金刚经注》是99英尺,《法华经文疏》是99英尺。第二种是蝴蝶形状的小册子。这些文件写在两面。将浆糊涂在对折的中间缝线上,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浆糊形成小册子,可以是方形的,也可以是矩形的。第三是松散的书页,一页接一页,主要是图案、信件、收据和合同。在这三种风格中,有最长的卷,所以人们习惯称之为敦煌写本卷。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敦煌写本大多产于北方。根据当地情况,其原料主要是大麻、构树和桑皮。不同时期使用的材料也不同。在晋六朝时期,大麻纸是最常用的。隋唐时期,除麻纸外,还有构皮纸和桑皮纸。在五代时期,大麻纸被广泛使用。纸的最精致使用是在隋和唐天宝之间。它不仅被非常顺利地敲打和敲打,而且被染色,甚至上蜡和压延成坚硬的黄色纸张。纸通常有350到550厘米长,最大的大约是450厘米。垂直高度约为25厘米,许多纸张排列有竖条,通常约为28行,每一行宽1.5厘米。隋朝以前,字体具有隶书的特点,是平的,所以每行文字较多。上下共有三个十字架。在唐代,它通常是两个十字架。吐蕃和北宋初期的纸张质量最差。行数也开始增加。文章又小又密,没有规则。

《法华经卷第六》卷轴

东汉时期,佛教开始传入中国。敦煌是西域进入中原的第一站,“华容城”。因此,佛教在大势所趋之前盛行,“村落与码头相映成趣,寺庙宝塔林立”。敦煌寺庙不仅主持佛教,还开办学校。为了培养学生抄写经典,他们都更加重视书法教育。他们经常用旧纸的反面或空白处为学生练习书法。根据对《天宝八年与三月历史令狐良寺死》背后书法作品的分析,学生们每天写120字,末尾有日期、签名甚至老师的评语,显示了他们的严肃性。

敦煌寺院学校培养了大量的编剧和各机关的小官员,促进了书法的普及。《萨婆阿私底婆地十诵比丘戒本》书法很好。题词的末尾写着:“我羞于用手。如果我看到某人,但读懂了他们的意思,不要嘲笑他们的话,所以记住他们。”这说明当时敦煌学者对书法非常挑剔,如果写得不好,就会被嘲笑。《佛说辨易经》也是一部杰出的作品。卷末的题字也是自嘲和“笨拙的”。

《大唐西域记第一卷》

《敦煌经卷壁画中所见释氏僧名录》

在这种教育环境和社会氛围下,敦煌地区有大量书法家。从金朝到宋初的700年间,人才济济。姜亮夫先生的妻子曾经统计过《敦煌经卷题名录》和《佛说阿弥陀经》的数字是203。然而,这两个统计数据并不完整。除了一些捐赠者、捐赠者和收藏家之外,他们大多数都是作家。据碑铭分析,作者的职业主要分为四类:第一类是“方静”人员,这是一个官方的复制组织,专门复制各种古籍。第二,寺庙里的和尚只复制佛经。第三,学士学位,或学者(特使)郎,大多是抄袭书籍,如经典和历史的子集;四是经典,或素描、书法,他们靠临摹书籍谋生,只要能改变金钱谷,临摹任何书籍。

《四部律并论要用抄卷上》滚动

《维摩诘所说经卷中》卷轴

这四类人有不同的社会地位,物质生活和文化修养好坏,这都体现在书法风格上。僧侣们的生活相对稳定,他们虔诚地侍奉佛陀,内心平静。他们认为抄写经文是一种优点。他们写得非常仔细,标点符号和画得很仔细,形式流畅,形状一致

《非草书》

汉末敦煌地区书法艺术非常繁荣,赵毅《书断》对此有充分的描述。赵,汉阳县(今甘肃省天水市南部)人,说“禹县”的学者读书,“专心工作,努力钻研,抬起头,忘记疲劳”。他们经常保持警觉,不能进食。十号一枝钢笔,一个月几粒药丸和墨水。领导者就像长着黑色嘴唇和牙齿的肥皂。虽然他坐在许多座位上,但他尽可能多地谈论戏剧。他在地上展示他的手指和画。他用草割破墙壁,用胳膊抓破皮肤,割掉手指和爪子,当他看到流血时,他总是不停地往外滴。”他的真诚和勤奋使后代尊敬他。那时,敦煌有许多着名的书法家。例如,敦煌驻张怀《大般涅经卷第十五》总督赵茜说,他将“以草书重视关西”。还有张越,他说“凉州的官员也擅长草书”。更令人惊奇的是,在汉晋时期,历史上有一位领袖群伦和伟大的书法家张志和索靖。他们为敦煌地区赢得了全国书法的领先荣誉。

《篆书千字文残纸》

敦煌写本始于前秦甘禄元年(359年)至北宋真宗咸平五年(1002年),历时700年。这段漫长的历史是中国书法从隶书变成楷书,从曹彰变成今天的草书并走向成熟的时期。新旧交融,新胜旧,书法风格层出不穷,形式和特征不断变化。例如,《大慈如来十月二十日告疏》将篆书与楷书结合在一起,用一支可以提起和按压的笔,用细而光滑的线条,用努勒的钩子,所有八种方法都是可用的。上下冲程清晰地相互联系,动量一致。这个结是方形的,左边轻,右边重。它清澈优雅,弥漫着清新空荡的空气。敦煌文物研究所《金光明经序品第一》和《大涅经》、敦煌县博物馆《杜司转帖》等收藏。都类似于正则脚本,将正则脚本和正则脚本结合在一起。虚线强调波浪切割和拾取的方法,很少延伸到水平方向。《妙法莲华经明决要述卷第四》,《法华经疏》,《大乘起信论略述》,《五台山赞文》,《衍极注》,《杂抄》,《草书势》等。或行书与隶书的结合、或草书与隶书的结合,都是极其有趣和奇妙的,并且可以无限期地进行。

敦煌书法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开始。金代的索靖、汉代的张志、张志之上的崔旭、元代的刘有丁《开蒙要训》说:“蔡邕从嵩山得到他的书,教崔旭和张志的女弟子颜,并以盐接受他的作品。”崔燮将前一种与后一种联系起来,开创了新一代草书。因此,敦煌书法家非常尊敬他,把他作为自己的代表。《新菩萨经》是一本献给历史和文化代表的书。说到书法,它说,“谁擅长写作?崔伟。”崔燮的作品现在无人知晓。据说他也受到父亲崔元的影响。崔瑗的书《太公家教》《释失书与创造奇闻》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观点。他强调自己可以自由写作,相信自己的手腕和手,以“释放的轻松”表达意想不到的奇怪兴趣,这极大地影响了敦煌地区的书籍风格。遗书《杂字》的结尾写道:“很难读懂道的旁注,但真的很难读懂旁注。这些书必须并排摆放,也必须并排阅读。”侧面不直,“必须站在侧面”意味着连接体必须有横向变化。遗书中有许多作品受到这一思想的影响,如《论语》和《唐人写本大般涅盘经》、《瞻近》和《龙保》之后附上的残纸等。他们的风格和特点是不同的,结构的变化是惊人的。所谓的对比因素,如对、密度、长度、尺寸、宽度、不均匀性、拉伸、打开和关闭、俯仰、前后都被充分显示,并且是放松和和谐的。

《足下》卷31

隋唐时期见证了南北统一。敦煌文化w

《兰亭序》背后的碑文书法具有字迹工整流畅、结构笔直简单、构图自然的特点。它具有清晰典雅的王耔特色,以骨骼为制胜因素。《宣示表》之后,批准文件的书法显示几乎没有一个点是水平的,也没有一个点是垂直的。然而,点画的左侧和右侧是相互协调的。合并后,每个字符不会因为点画边而显得不稳定。它仍然非常合适,分散多彩,极其灵活,似乎吸收了王献之的一些特色,带有《十七帖》的味道。有许多这样的作品,不胜枚举。他们把严格的纪律和轻松结合起来。他们充满生机和活力。它们写得很随意,没有任何习惯。在书法史上,宋后书法占了上风,人们模仿王的文字。“那些继承书法的人用《敕字十七帖》‘永远’这个词来开阔书法的眼界,这使得学者们更加谨慎,变得庸俗”(黄庭坚《宋淳化阁帖》)。元朝时,赵孟等人用精细严谨的笔法学会了“王”这个词,这完全失去了浑朴小三的魅力,使他僵化而死气沉沉。与敦煌书法相比,点画虽然不够精致,结构也不够娴熟,但却自然率直,与王耔精神相吻合,可为今天学习王耔提供借鉴。

《三希堂法帖》

敦煌在梁倩灭亡后经历了频繁的政权更迭,其中许多是少数民族政权,如前秦国和侯亮属于氐族,北梁和周贝属于胡族。他们大多数是游牧部落。他们的祖先骑马不断迁徙。他们经常为了牧场和奴隶而互相争斗。他们形成了“把剑靠近身体”的习俗。他们培养了对持刀的特殊感情。对刀的艺术效果君立双和熊琪英格拉姆微也有特殊的理解和爱好。北魏皇家造像的书法,如《十七帖》和《劝纳谏文》,都强烈强调刀刻的效果,与以前的明显不同。随着皇室显贵的欣赏和提拔,毛笔书法也开始追求刀雕的味道。《李进评乞给公验牒》年底,几行练习字,点画和切割,都在寻找刀切的感觉。《鸭头丸帖》、《兰亭》、《山谷题跋》、《金真玉光八景飞经》等。从笔的侧边开始切入,指向三角形,像挂针一样垂直悬挂,尖锐地握住笔,指向尖锐的角落,指向尖锐的角落,或者采取激烈的措施,或者用尖锐的边缘让人们感受到“挥剑化解浮云”的慷慨精神。这种充满活力的阳刚之美,无疑是研究柔美、浮华、空灵、奢华书法的良药。

敦煌写本,以其自身的魅力,显示出巨大的生命力和艺术价值。它是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四大“市政厅瑰宝”之一,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璀璨瑰宝。

声明:本文源网络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边肖,通知他删除,并返回搜狐了解更多信息。

http://www.vrxianning.cn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