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学长做学导教授当班导:不为学生开课却行导师之职

时间:2020-01-31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一大群数百人获得了上海青年五四奖章。他们是华东师范大学的“学习指南”。每一个来到荔湾河畔的新生都会和高三的“学习指南”配对。“师生”比率通常是“一个指南三”,并配有学生联系手册。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除了专职辅导员之外,教授还充当“班级向导”,帮助班上的学生做辅导员不能做的事情,比如进病房和做科研。

在今天的校园里,有一群不是辅导员的“辅导员”。他们不为学生上课,而是充当“导师”,也是老师和朋友。

从“被引导”到“被引导”

方婷、袁剑、刘章和董戴军,四个室友都是华东师范大学信息技术学院的本科生,他们都是“学习向导”,分别教同系的三名初中生。他们从大三到大四一直担任“学习向导”,并与“向导”学生一起度过了两年。但有一次,当他们是一年级和二年级的时候,他们也是由同一专业的高年级学生“指导”的。耐心的咨询、热情的推心置腹的交谈、令人满意的晚餐、愉快的郊游、关心体贴的短信,甚至是递过来擦去思乡之泪的纸巾……“学习指南”补充了老师的角色,充满了家庭的温暖。

由于最初的宿舍很大,挑选出来的导师通常需要“一到八个”来照顾整个宿舍的新生。随着学生宿舍的小型化,辅导员已成为“小班”。“学习指导系统”的创始人之一、目前留在学校集体工作的黄岩(Huang Yan)表示,或许受师范大学“当老师”座右铭的影响,学习指导往往把“被指导”的学生视为自己的弟弟妹妹,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一个年级接一个年级“帮助和指导”。

“引导人”实际上是“引导自己”。方婷的宿舍形成了良好的学习风格。四个人中有两个将出国学习,一个将出国学习。患有血友病的董戴军因身体原因放弃了直接研究的机会,成为“转学师范大学”的五个人之一。“当三个人一起走的时候,总会有我的老师”。事实上,我一生中所有的室友都把董戴军尊为“董老师”。他们一起推着轮椅送“董老师”回去领取“感动奖”。

《班级指南》有1到32人

仍然关心大学生?“学术关注”。最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将“班级指导”制度转变为一种长效机制。2010年,“973计划”新任院长兼首席科学家陈国强成为本科生的“班组长”,开始参加一个有30多名学生的临床五年班。在第一堂课上,陈国强当场宣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电子邮件地址,承诺“我会陪你毕业”,并强调他不会让通常“太忙”的教授成为“班组长”。

目前,“班组长”队伍已经扩大到32人。由于医学院的特点,许多人也是医生,并且深知诊所对医学生的重要性。研究生院副院长、病理生理学教研室副主任刘伟发现,允许学生集体参观国家重点实验室不能满足医学生对知识的渴求。因此,“班长”为二年级学生计划并组织了“早期临床接触”活动,这是临床五年计划中的第一次。他太忙了,以至于在瑞金、仁济和其他附属医院寻找“志愿医生”。他很快联系了不同部门的7名主任医生,负责教学。"我们很幸运地看到了几个黄疸的特殊病例,并参观了重症监护室."学生王余音和其他人跟随“班导”一起巡视,听医生解释病例,学习病人交流互动的言行。“这些经验平时是无法学习的。刘告诉我们,医学远不像教科书上的知识那么无聊,还有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在等着我们。”

没有固定的“班级指导”咨询方法。赵清华,第一人民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