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汪向东:电商扶贫是什么,为什么,怎么看,怎么办?(上)

时间:2020-01-17

温|王向东

在中国主流扶贫理论、政策和工作体系中从未有过电子商务的一席之地。2011年2月,我与学生张蔡明合作,发表了一篇题为《《互联网时代我国农村减贫扶贫新思路--“沙集模式”的启示》,[一号》的文章,建议将电子商务纳入十二五扶贫规划及其后的扶贫政策和工作体系。

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的发展突飞猛进。电子商务主流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其效果已经不如从前。随着电子商务战略意义在许多方面的凸显,电子商务扶贫的条件更加成熟。这篇文章是在中国第一个“10月17日扶贫日”前夕发表的。它侧重于电子商务扶贫的四个问题:什么、为什么、如何看待和如何做。它向对电子商务扶贫感兴趣的专家和朋友寻求建议。

1。电子商务帮助穷人。什么事?

在我看来,电子商务扶贫,即电子商务扶贫开发,是将当今互联网时代日益主流的电子商务融入扶贫开发工作体系的理念和实践,作用于帮助目标,创新扶贫开发方法,提高扶贫开发绩效。电子商务减贫与面向发展的减贫更为相关,而面向救济的减贫超出了我们讨论的主要范围。

与此相关,另一个概念是电子商务减贫。相比之下,电子商务具有更广泛的减贫概念,它不仅包括通过电子商务帮助减贫目标的各种减贫主体,还包括自愿利用电子商务活动减轻甚至消除贫困的减贫主体的概念和实践。在这两者之间的联系方面,应特别注意鼓励贫困家庭电子商务以各种方式减少贫困的扶贫活动。

简单地将电子商务扶贫归类为工业扶贫,或将其理解为通过工业发展的特殊扶贫,都是不全面的。电子商务不仅是工业发展的问题,也是电子商务减贫的更广泛内容。根据《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从特殊扶贫、产业扶贫和社会扶贫“三位一体”工作模式的分析框架来看也是如此。

-特殊扶贫:电子商务扶贫可以应用于一个行业、一个地方、一件事物,也可以同时应用或辐射到多个行业、地方、事物。电子商务扶贫有时可以是一个特殊的行业扶贫项目,但有时不能以特殊行业扶贫项目的边界为框架。关于养鸡扶贫基金不能用于羊产业专项扶贫的刻板印象,尤其不适用于电子商务扶贫。如果你想通过开设网上商店来帮助贫困家庭,你必须更加害怕市场,关注用户的需求,而不是扶贫对象的良好愿望。有时,根据市场用户的需要,自我否定和快速调整是必要的。

-工业扶贫:电子商务涵盖广泛的领域。电子商务扶贫还应包括各行业部门的扶贫工作,明确部门职责,协调发展和优化对特色产业的支持,从科技、教育、文化等方面开展电子商务扶贫,完善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完善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和管理,提高电子商务从业人员的社会保障,帮助实现资源和生态环境目标;

-社会扶贫:电子商务已经覆盖了中国一半的互联网用户和企业,电子商务扶贫无疑需要各种社会主体的广泛参与。电子商务扶贫可以而且应该尽可能与有针对性的扶贫、东西方扶贫合作以及社区各部门的扶贫和发展活动相结合,体现在援助的目标和效果上。

电子商务扶贫的主要形式大致有以下三种:

一种是直接面向家庭:通过教育和培训,资源

二是参与产业链:通过当地从事电子商务的龙头企业、网上商业经纪人、人才、大家庭、专业协会和当地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建立以电子商务为导向的产业链,帮助和吸引贫困家庭参与并实现充分或不完全就业,从而达到减贫和扶贫的效果。例如,在我和梁肖春编辑的《《“新三农”与电子商务》》一书中,列举了许多这样的案例。从赵海玲、杜李倩、孟宏伟到闽中的世纪村、红泰,从潘东明为首的遂昌网上商店协会到鲁真红创办的“北山狼”,他们不仅促进了一方的经济发展,也帮助了包括穷人在内的许多村民增加收入。[二世]地方政府支持他们,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也支持电子商务来帮助穷人。

第三,分享溢出效应:电子商务在一定区域内大规模发展,形成健康的市场生态。即使当地贫困家庭不直接或间接参与电子商务产业链,他们也可以分享发展成果。例如,在沙吉,我们亲眼目睹了电子商务给着名的淘宝村东风村带来的变化:难以招聘到工人,使得有劳动能力的贫困家庭很容易在网络营销产业链中找到发展机会。它也推动了新型城市化进程。建筑、餐饮、运输和维修等一般服务业的迅速发展也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甚至商业机会。道路、卫生、fttp、水电、公共照明和其他设施的改善、农民住房条件的改善以及电子商务园区建设带来的服务便利也使所有村民受益,包括失去工作能力的贫困家庭,以便他们能够分享电子商务发展的溢出效应。

现阶段,鉴于我国大多数贫困地区尚未开始电子商务,电子商务扶贫应更加注重上述两种形式。对于后一种电子商务扶贫,应在当地电子商务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和程度后及时提上日程。

2。电子商务帮助穷人。为什么?

对于电子商务为什么帮助穷人,有不同的看法。在我看来,至少有以下四个原因:

1,因为时代

我们今天的互联网时代,与以前相比,扶贫的最大区别是信息网络技术和电子商务带来了新的变量。如果使用得当,人们可以通过信息化、电子商务来帮助发展、在角落里超车或寻找另一种变得富裕和强大的方式来实现减贫和扶贫的目标。相反,面对信息化和电子商务带来的产业结构和市场结构的变化,如果任其发展或不加以应对,原有的繁荣就会衰退,更不用说弱势群体的进一步边缘化。在这个时代,数字鸿沟的加深将不可避免地扩大贫富差距。

此外,经过多年的信息化建设,电子商务扶贫的基本条件已经得到满足。今天,许多贫困地区发展电子商务的条件远远好于许多在逆境中崛起的电子商务英雄的创业环境。2011年,河南辉县第一个农村互联网经销商白家互联网经销商杜李倩告诉我们,是贫穷和爱驱使他用二手电脑在淘宝上创业。那些可爱的草根电子商务英雄没有超人的力量。一些“淘宝村”原本属于贫困地区。他们能够并且已经为减少电子商务中的贫困和贫困所做的事情可以由其他人和其他地方来做。随着政府、平台、服务提供商和社会各界对电子商务认识的提高,电子商务扶贫的条件将越来越优化。

2。减缓贫穷和发展需要电子商务。我与英特尔中国首席企业责任官杨任重先生进行了深入交谈。他表示,英特尔对企业社会责任(CSR)的理解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教人钓鱼”的1.0版,第二个阶段是“教人钓鱼”的2.0版,现在是与各行各业的合作伙伴一起“建设渔场”的3.0版

电子商务扶贫是工业扶贫和“扶贫3.0”的进一步发展。减缓贫穷不仅需要"教人们捕鱼",以使贫困家庭掌握"捕鱼"技能,还需要"建设渔场",以丰富他们的生活,并使贫困家庭能够有"鱼"来"钓鱼"。它还要求电子商务帮助沟通供需双方,解决市场对接问题,并允许贫困家庭“钓鱼”赚钱,这样“鱼”就能以好价格出售。

3、由于缺乏

在信息技术的背景下,中国的扶贫部门并非没有信息意识。事实上,“信息扶贫”的概念和政策也是几年前出现的。2008年,国家扶贫办公室还启动了信息化扶贫项目。然而,就其实质而言,当时的信息扶贫更相当于农村信息化中的“村对村”,强调信息化能力建设,解决信息网络覆盖老年人和年轻人的贫困地区。虽然这种信息扶贫与电子商务扶贫有关,但却不是一回事。即使电子商务提供商不时采取零星的反贫困行动,也不会有任何气候,最终也会保持沉默。事实上,直到今年,电子商务扶贫才被纳入中国官方的主流扶贫理论、政策和工作体系。

我国农村信息化的实践再次证明了“信息化不平等”的存在,信息扶贫也是如此:即使有“连接每一个村庄”的信息化能力,也并不意味着农民必须应用它,也不意味着它能自动带来信息扶贫和致富的效果。农村信息化的关键是让大多数农民感到有用。现阶段,特别是在贫困地区,农民能否增加收入是农民判断信息化是否有用的基本标准。因此,农村信息化必须把可交易和增加收入的电子商务放在突出位置,信息扶贫也必须如此:只有从强调能力建设和网络覆盖的信息扶贫向强调可交易和增加收入的信息应用特别是电子商务扶贫推进,我们才能希望获得信息扶贫所需的应用绩效。

因此,请允许我重申三年多前的观点:“无论是政府主管部门还是学术界,都缺乏对通过电子商务和其他信息应用扶贫的相应关注。即使在主管部门发布的重要政策文件中,甚至连电子商务这个词都没有。忽视电子商务在农村扶贫中的作用是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一大缺陷。”[三]随着我国电子商务主流化趋势日益突出,全国扶贫界应把电子商务扶贫纳入自己的政策体系,加大推进电子商务扶贫实践的力度。

4。由于该模式“缺乏政府自上而下的理论政策的指导,私人自下而上的电子商务扶贫实践已经开始激增。电子商务扶贫的提出从一开始就不是学者们研究中的概念演绎,而是基于生活实践的感受。四年前,当我们在调查沙子收集模式时,我们亲眼目睹了电子商务如何改变了资源短缺、扶贫压力巨大的东风村。几乎所有有工作能力的贫困家庭都可以利用电子商务创业,找到工作摆脱贫困,变得富有。他们中的一些人非常成功,成为了年销售额数百万、收入数十万的老板。受此启发,为了提醒读者当前的做法,我特意在我们的论文《互联网时代我国农村减贫扶贫新思路》中添加了一个副标题“沙盘模型”(Sand Set Model)。后来,在为学生周秦海指导博士论文时,她也选择了《农村电子商务助力农民反贫困的机理与效果研究》作为论文的主题,并且在自己的论文中也包含了更多的电子商务扶贫案例。

现在,更多成功的电子商务扶贫案例被发现并受到重视。今年国庆节前夕,应刘鹏飞的邀请

这是前述“参与产业链”电子商务扶贫案例之一。仅孔明灯笼电子商务扶贫项目就惠及宁都镇近2000户家庭。

回到北京后,我晚上睡不着。国庆节早上6点,我给刘墉宁都县县长发了一条短信,说:“在这方面,许多不能外出工作的农村妇女找到了新的谋生之道。他们每月增加几百元的收入,同时不忽视他们的家庭。乡镇经济形成了新的产业支撑。另一方面,它通过跨境电子商务与全球市场直接相连。”

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电子商务主流化的推进和人们对电子商务扶贫认识的提高,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成功案例。

[一号]王向东,张蔡明:《互联网时代我国减贫扶贫新思路--“沙集模式”的启示》,《信息化建设》,二期,2011。

[二世]王向东,梁肖春:《“新三农”与电子商务》,农业科技出版社,2014。

[三世]王向东,张蔡明:《互联网时代我国减贫扶贫新思路--“沙集模式”的启示》,《信息化建设》,二期,2011。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