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吴敬琏:前瞻十八届三中全会 体制改革已到关口

时间:2020-01-07

吴敬琏:前瞻十八届三中全会 体制改革已到关口

9月14日,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前夕,凤凰网和凤凰财经成功举办了首届“凤凰财经知识阅读大会”。著名经济学家、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发表主旨演讲。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何黄鞠等经济学家出席并举行了讨论。

吴敬琏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在过去几十年里并没有真正改变,但现在已经到了临界点。如何转变是命运的问题。他总结了从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表现出来的危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余永定也认为,10年后经济增长方式的改革尚未实施,主要原因是国有经济主导的国民经济改革尚未到位。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认为,改革的核心问题是政府权力的制衡。他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没有改变,但正在恶化。

本次阅读会吸引了300多名读者,并与经济学家进行了互动。凤凰网首席运营官李亚表示,在当今网络社会,在一个越来越碎片化、快餐化和娱乐化的时代,凤凰财富知道如何制作高质量的思想内容,不仅提供大量快捷的内容,还提供深刻的价值内容。

吴敬琏:增长方式的转变“革命没有成功”

吴敬琏认为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体制改革是中国今天面临的两大问题,这两个问题是相互关联的。“增长模式的转变已经提出了近20年,但革命尚未成功。它的关键问题是系统。”

在它看来,机构改革问题正处于关键时刻。“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很快制定改革的路线图。改革的路线图是否制定得很好,能否成功实施,将决定我们的转型能否逆转。这两个问题是相关的。”

吴敬琏以他的书《中国增长模式抉择》的内容,探讨了中国需要全面而深刻改革的原因。他认为如何转变经济增长至关重要。经济增长方式包括集约增长和粗放增长。吴敬琏认为,政府仍然有太多的权力来配置资源,这阻碍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

这种情况造成的结果表现在宏观和微观经济方面,其中微观方面表现为基本生活环境中的问题。“经济增长的模式和方式没有改变,我们每个人都觉得我们生存的最基本条件:土地、水和空气现在都有问题。”

此外,宏观经济方面显示资产负债率过高。如果这种情况不改变,当受到外部影响或内部影响时,可能会爆发系统性危机,必须在危机发生之前采取预防措施。

”结果,资产负债率越来越高,国内一些地区的一些危机立即蔓延到其他地方。在一些地区,温州爆发了第二轮选举,随后在苏南爆发。今天6月份的资金短缺实际上是对我们的一个预警信号。”

“改革非常紧迫”吴敬琏说,转型的障碍在于体制。“怎么能从根本上解决呢?就是改革。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改变这种局面,消除这种制度障碍,实现转型。只有当我们生存下来,我们的增长才能得到保证。”

如何改革?吴敬琏建议建立统一、开放、竞争的市场体系,即一体化、竞争的市场。“现在地方保护和部门保护都很强。党和政府控制的市场根本就不是市场。”此外,还需要建立市场产权制度。吴敬琏认为,目前土地产权问题仍不明朗。

吴敬琏也很担心改革的实施,“因为这肯定会牵涉到很多既得利益,会引起一些人的反对和阻挠。我们都需要一起努力

为什么当时达成共识并作出决定,十年后仍然没有解决办法?十年后,这个问题又被提出来了?余永定问道。他认为,主要原因是改革尚未到位,特别是在国有经济仍然由国民经济主导的这方面的改革尚未到位。正因为如此,《吴老选择中国增长模式》第四版的出版,对于推动经济圈进一步探索中国增长模式的特点、可持续性以及中国增长模式转型的主要障碍和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他认为吴敬琏指出的中国粗放型增长模式主要包括几个方面。一方面,投资驱动片面强调重化工业的发展和基于低估汇率的出口导向。

"当然,改变经济增长方式并不意味着用洗澡水抛弃孩子。"余永定说,中国高度重视投资,必须建立独立的产业体系,进一步提高竞争力。然而,目前的主要问题不是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变化太大,而是变化的速度太慢。在一系列领域,变革尚未开始。

余永定说吴敬琏实际上就提高经济效益的具体措施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促进科技在国民经济各个领域的应用,促进技术创新和产品升级;第二,大力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降低过度交易成本;第三,利用通信技术提高国民经济各部门的效率;第四,作为发展中国家,还应充分利用农村剩余劳动力从相对低效的农业向相对高效的城市非农转移的机会,提高国民经济的整体效率。

韦森:改革的核心问题是政府的权力制衡。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韦森教授表达了与吴敬琏相同的观点。他形象地说,要求经济转型就像要求老虎不要吃肉。几十年来,经济增长转型并没有真正改变。“相反,大家都在看去年15.6万亿元的投资和今年的社会融资总额。结果,投资进入了其中。我们的生产方式没有改变,但仍在恶化。”

韦森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问题是一个制度问题。不改变这一制度,就不可能改变经济增长方式。“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我们对改革的转变和增加有着共同的理解。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将立即召开。我们应该进行什么样的改革,我们应该进行什么样的改变?最近似乎有一些消息说已经提出了几项建议,而最重要的一项似乎没有得到实施。”"改革的核心问题是政府权力的平衡."韦森认为,如果金融体系得不到解决,七大改革可能无法实现。“我们希望在经济衰退之前,在新一届领导人的领导下,我们能够真正对政府系统的体制或金融系统进行实质性改革,以真正改变经济增长方式。”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