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中国最神秘的豪门家族,曾经坐拥半个中国

时间:2020-01-29

是中国民族资本家的第一个家族。中国是世界上真正的财团,他们是唯一的财团。荣氏家族的传说始于码头上散落的一袋面粉。

1896年3月21日,农历二月初八,一个阴冷的日子,上海鸿盛码头传来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人们像潮水一样涌进街道人行道,里面三层,外面三层。中间只有两个年轻人双手鞠躬。他们头顶上镀金的“广盛银行”招牌散发着全新的阳光油漆味。

兄弟俩看着拥挤的人群,相视一笑。穿着西装的方脸是哥哥荣景宗,23岁,非常好斗。身着长衫的圆脸是21岁的哥哥荣德生。他看起来憨厚,被称为“二木”。

这两兄弟从未想过他们会在20多年后用他们买的所有小店横扫半个中国。100多年后,它将成为一个拥有数万亿世界500强的资本帝国。他们的后代也将登上的政治顶峰,这是中国商人力所不及的。

毛主席说:‘这个家族是中国民族资本家的第一个家族。中国是世界上真正的财团,他们是唯一的财团。

创业很难:

'两头吃,再做一轮!

如果不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荣氏兄弟的生活可能会有所不同。

1894年,日本对清军发动闪电战,连续6天日夜跑500公里,占领了整个朝鲜。

那年八月,中日甲午战争全面爆发。9月,日本联合舰队派出12艘精英战舰突袭北洋海军师。

随后,日军撕开鸭绿江防线,在3个月内入侵大连半岛,歼灭北洋舰队,清政府被迫签署《马关条约》赔偿日本2亿两银子。

1894年中日战争后,大清帝国的命运开始衰落,洋务运动点燃的复兴之火熄灭了。

清政府为了支付巨额赔款,大肆剥削老百姓,以各种名义勒索钱财。老百姓的商业环境迅速恶化,外出经商的商人纷纷回国。荣格一家在国外做生意,他们也难得团聚一次。

仅仅一年后,中国开始了拯救国家的趋势。梁启超、康有为等人在公共汽车上写了一封信。住在无锡休养生息的荣西泰,更感受到江浙人民振兴工业的热情。

南通本地人张謇获得一等奖。他没有在北京当官员,而是回到家乡建立了一个大规模的工业,建立了一个大规模的纺织厂,这使他闻名于世。

在张謇的推动下,江苏和上海重振了工业的繁荣,呈现出商业复苏的趋势。许多商人对资本有巨大的需求,银行业务极其繁荣。

1896年春天,荣毅仁和他的儿子讨论了这件事,并决定跟随别人的脚步。因此,该银行筹集了1500银元,并开设了一家广盛银行。

开业半年后,傅蓉因过度劳累在夏天去世。死前,他给他的兄弟们留了两条指令:“在内心,他应该‘坚持稳定,小心谨慎,不要投机’。

对于外界来说,“一个家庭关心一个家庭,一个家庭关心一个村庄。

父亲去世后,兄弟俩靠银行勉强度日,但他们总觉得不愿意。

上海有很多银行,竞争激烈,财富积累缓慢。兄弟俩觉得,与其去钱生钱,不如自己创业,从商品中获利。

兄弟俩四处寻找商机,试图找到一个空白区域,但他们总是不知所措。

1899年6月的一天,在香港的九龙码头,一个长相敦实的“二木”荣德生从广州出差回来,就停在这里。

他看着堆积在码头上的成袋的白面粉堆积成雪山,并将鹅卵石染成白色。经询问,这些“外国面粉”都是运往大陆的。一想到闪闪发光的银子流进外国人的口袋,“二木”就觉得自己好像被小昆虫啃过。他清楚地意识到长期逗留的想法。

回到上海,容德生举行了一个长t

1902年3月17日,毛鑫面粉厂正式开始每天生产300包面粉。然而,面粉生产出来后,市场不如预期的好,第一个月积压了数千包。

当地绅士散布谣言:“面粉太白太细了。它一定是和什么东西混在一起了。“如果你吃了它,你会生病的,”

被谣言惊呆了,愚蠢的人宁愿在石磨生产的面粉上多花几便士,也不愿碰“外国机器的有毒粉末”。

当务之急是迅速消除市场的担忧。荣氏兄弟参观了无锡街头巷尾的面馆和小吃店,并承诺先尝一尝,后付钱。不满意,不收费,每袋面粉5美分。商人一个接一个地尝试,把它从一个词传播到另一个词,粉碎“毒粉”的谣言,并在当地市场销售。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俄罗斯东北部的面粉厂被彻底摧毁。东北三省急需南方面粉支持。无锡面粉经由上海运往东北,销量激增。那年毛鑫工厂的收入超过62,000银。战后,毛鑫赚了很多钱。人们急于在长江以南建立面粉厂。供应超过需求。毛鑫连续三年亏损。这两兄弟非但没有缩小战线,反而进行了大规模的攻击,“增加了改革的机会”。问题是:钱从哪里来?

荣德生创造性地提出从外国公司分期购买美国面粉厂,只需20%的首付款就能借122,000银元购买,使日产量迅速达到5,000包,成为中国最大的面粉厂。

1911年,1911年的革命推翻了清朝。自那以后,16年后,中国一直处于分裂军阀的状态,权力真空,私营企业迎来了“自由之春”。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由于战争持续了很长时间,为了满足军队和人民的需要,欧洲国家不得不在海外购买物资。面粉是最重要的采购之一。

日本企业借此机会一个接一个地向欧洲国家出售面粉。他们去上海买面粉。只要是面粉,不管是什么牌子和质量,他们都是按照订单接收的。中国面粉进入了空前发展的“黄金时代”。它不仅在中国卖得好,在欧洲也卖得好。中国突然成为主要面粉出口国。

1914年9月荣景宗41岁生日那天,晚餐结束了。兄弟俩利用夜间游览的机会,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鸿盛码头。他们重游旧地,深受感动。

望着月光下的河水,蓉景宗突然说道:“二木,你还记得小时候滚雪球吗?”?

他似乎在自言自语,问问题。容德生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接着说:“捏一团雪,滚上去,慢慢推,然后用力踢。”。雪球向前跑,滚得越来越大。

二木不明白哥哥为什么又提起这件事。

荣景宗补充道:“建工厂和雪球难道不是事实吗?”?随着高利贷“滚雪球”的方式,它在推广过程中不断发展。其他人还在犹豫,我变得更强了。“

”从现在开始,只要有人卖掉工厂,我就无论好坏都会买下它。

'只有当你欠别人(借钱建厂)、赚(扩大生产)和偿还(赚钱还债)的时候,你才会有一个富足的日子。

兄弟购买了中国银行和上海银行的股份,并作为大股东筹集了大量资金。

到1910年,毛鑫面粉厂的年生产能力达到89万包,比工厂开始时的生产能力高出10倍。到1912年底,面粉厂的营业收入超过了128,000银元,除了偿还各种债务外,还略有盈余。

面粉厂走上正轨后,荣景宗就建立了一家棉纺厂。

'食物和衣服对中国人来说是重要的事情。要发展工业,我们应该从食物和衣服开始。这是两兄弟之间的相同想法。

1915年10月,当36台从英国进口的纺纱机开始运转时,上海沈心纺织厂正式开工。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对欧洲的大量出口,沈心工厂每年可以盈利100万元,这被称为“棉纱制造银锭”。

尽管

1919年,“五四”掀起了抵制日货、支持中国货的高潮。当时所有有识之士都以支持中国商品和通过工业拯救国家为己任。荣毅仁的货物一发出,就卖完了。

荣氏兄弟赚了很多钱,赢得了“面王”和“棉纱王”的美誉。

毛鑫和阜新面粉公司的产品商标

到20世纪30年代初,荣氏兄弟已经拥有毛鑫、阜新和沈心三大系统,在南京、汉口和济南拥有37家分公司、14家面粉厂和9家纺织厂,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工业集团。

沈心棉纺厂拥有5300多台台布机,其生产能力占国家首都的五分之一。

毛鑫和阜新每天可以生产10万包面粉,占全国面粉市场的三分之一。

1933年,当荣景宗庆祝他60岁生日时,他自豪地说:“今天,一半的中国人穿我的,一半的人吃我的。”。

和荣家的好日子快结束了。

寿野崩溃了:

谁比绑匪更可恶?

1938年1月4日深夜,一辆急刹车的汽车停在上海西摩路荣府附近。荣景宗爬上汽车,疾驶到黄浦江码头,然后搭乘一艘外国船只前往香港。

他留下的是荣氏三分之二的产业被轰炸机夷为平地,数百台英国精纺机被日本人彻底摧毁。

六个月前,1937年8月13日,松湖战役爆发。中国和日本在这场战斗中投入了100万军队。这是抗日战争中规模最大、最惨烈的战斗之一。整个上海有2270家工厂被摧毁,荣氏集团遭受重大损失。

一连串的打击沉重地打击着蓉景宗。抵达香港一个多月后,他因脑出血突然死亡。这位65岁的老人仍在挣扎着喊:“沈心野夫!”!

自从荣氏家族崛起20多年以来,荣景宗一直是荣氏企业的中坚力量。他摔倒了,谁来轮班?

从1937年到20世纪40年代末的十年可以说是荣毅仁历史上的一个黑暗时期。

1946年4月25日早上,容德生和他的儿子女婿外出,突然被人拦在家里。匪徒们强迫荣德生进入一辆标有“松湖驻军总部”的小汽车,绑架了他。

荣氏一家终于与绑匪商量,用50万美元赎回了荣德生。付款当天,荣氏一家正拿着两箱美元等待交易。突然,警备司令部的检查员从天而降,没收了一大笔钱。第二天,容德生被绑匪的车送回家。

国民党军警项容的家人要求60万美元的“调查费”。容德生生气地说:“绑匪只想要50万美元,但是现在他们已经破案了,但是花60万美元是不够的!这不如不破案好。各种证据表明,松湖总部与上海第一绑架案密切相关。

荣德生安全到家后,两年来威胁、勒索电话和信件源源不断。

直到1949年上海解放前,中国“十大资本家”中有九个逃离并移居国外。荣德生的大部分家人都离开了上海,但荣德生坚持留下来。

'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未做过错事。我怎样才能逃到国外?

资金外流削弱了荣毅仁在内地的企业。荣德生在他的家乡无锡照看工厂,而这个家庭在上海的沉重工业负担落在荣德生的第四个儿子荣毅仁身上。

他和他的父亲做了同样的选择,留在大陆,用工业拯救国家。

但我没想到这个‘国家’会泼脏水刺伤他。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府急于供应和大量购买粮食,但由于担心噪音太大和粮价飞涨,要求面粉商代其购买。时任行政院院长的宋子文亲自召见荣毅仁处理此事。

没有成功。1948年,国民党在东北战场上惨败。党内势力互相推卸责任,寻找替罪羊。宋子文根深蒂固,是蒋介石的叔公。没人敢碰他,所以他把责任推到荣毅仁身上,指责他把卖给政府的面粉腐烂发霉,导致前线士兵吃东西

5月24日,审判的前一天晚上,33岁的荣毅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有睡觉。听着窗外接二连三的声音,他每分每秒都在倒数终点的到来。

天快亮的时候,一名厂长开车匆忙报道了这个消息,并说他一路看到解放军睡在路上。

荣毅仁不相信。他沿着街道开车,看见许多穿着黄色制服的士兵躺在路上。有些人已经起床了,有些人还在睡觉,有些人拿出冷馒头和泡菜一起吃。

当他开车去公共租界时,被一名士兵拦住了。对方礼貌地告诉他,前面还有一场战斗,不安全。请让他先回去。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军队。它说话很亲切,在秋天睡在大路上,不会对普通人犯任何罪。

荣毅仁记得不久前,国民党军队在他家门前堆沙袋和架设机枪,以他家为据点进行战斗。如果它开始战斗,将会是整个家庭受苦。荣氏家族在离开之前,双手只能握着两个十两的大金条。

从1946年到1949年,荣格一家损失了数百万美元,因为他们被绑架、威胁、诬告和监禁。决心复兴祖先的荣毅仁的雄心受到了打击。然而,就在他的心脏快要死了,再也没有恢复的时候,一个改变了他余生的人出现了。

上海解放后一周,荣毅仁突然接到上海军委的邀请,第二天参加一个商务论坛。

这家人都害怕他的危险之旅。如果有人被拘留了怎么办?但是荣毅仁说他别无选择,只能去。

当时,上海作为国民经济的“晴雨表”,正处于瘫痪的边缘。为了稳定局势,它不得不依靠“两白一黑”面粉、棉纱和煤炭,而荣毅仁的行业垄断了“两白”。如果新政府想要稳定经济,要求荣毅仁出山已经成为最关键的一步。

6月2日下午,荣毅仁和一群工商代表进入上海外滩的中国银行大厦。上海市长陈毅已经等你很久了。

陈毅张开嘴说:‘我知道你害怕共产党。事实上,没什么好害怕的。你认为今天在场的同志不像杀人放火的暴徒吗?人群笑了。

他一到家,一屋子亲戚朋友都在等荣毅仁说话。他脱下外套,激动地喊道:“非常好,非常好!工厂将立即开始准备,明天恢复工作!

最初在会上,陈毅拍了拍荣毅仁的肩膀:你是荣毅仁在上海的唯一法定代表人,你负责荣毅仁的所有企业。

'如果你有任何困难,你可以找到党和政府。党和政府信守诺言。荣毅仁笑着对家人说:“准备好,陈市长会来我们家吃饭。”。

有些人质疑陈毅:“你和资本家吃喝的立场有问题吗?”?这简直是一场把中共干部拖入水中的“鸿门宴”!

陈毅很干脆地回去了:‘我来带头,谁敢跟我走?害怕这个或那个,他们怎么能做他们的工作?

就这样,吃完饭,荣毅仁看到了新政府的新气氛,决定全心全意与共产党合作。

我以为是鸿门宴,但没想到是‘鸿门宴’。

陈毅饭前不知道荣氏一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因为兄弟俩分手,他们拿走了1000万美元,甚至卖掉了机器和锭子,只留下荣毅仁一堆坏账和巨额债务。

此时在荣氏家族,屁股下面有两座火山:一座是“资金短缺”,另一座是“劳资纠纷”。

六个月内,危机爆发了。1950年2月,蒋介石从台湾派遣空军对上海连续发动13次空袭。

农历新年期间,荣毅仁带领团队恢复生产,但突然遭到空袭。工厂的原材料和资金更加紧张,运转率也不够。这些企业没有任何利润,也不能支付工人的工资。

等待工厂支付sa的工人

荣毅仁得知这一情况后,非常无助,于是向陈毅求助。上海市政府、劳动部和工会组织一起动员起来帮助沈心纺织厂解决财政困难。工人骚乱的骚乱很快平息了,工厂恢复了正常生产。截至1951年底,人民银行已申请新增贷款355万元。

事件发生后,荣毅仁深刻感受到共产党政府和国民党政府的区别,强化了追随共产党的思想。

仍有许多像荣氏家族这样的上海商人得到了政府的全力支持。不久,上海恢复了旺盛的生产和销售。

1949年6月初,上海刚解放时,城市中工厂的比例还不到三分之一。

到那年年底,上海私营工厂的开工率已达到61.7%。

1950年6月,毛主席在中南海为全国政协委员举行宴会。荣毅仁成为毛主席的客人。毛主席的话深深印在荣毅仁的心中:“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谁为人民做了好事。”

为了支持朝鲜战争,他自愿捐赠了7架飞机和大量衣服。

自1953年以来,荣毅仁带头申请公私合营,使自己的企业“走向社会主义”。

1956年初毛泽东访问上海时,他选择的唯一一家公私合营企业是荣毅仁的沈心第九工厂。

当毛主席来到工厂时,他对荣毅仁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不想让我来看看工厂吗?“我今天来了,”

毛泽东离开后,荣毅仁立即给他写信,说他将在6天内实现上海工业的公私合营。

当年年底,全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的转型基本结束,因为它在这场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荣毅仁获得了“红色资本家”的称号。这一耐人寻味的位置似乎预示着更大的变化。

1957年,荣毅仁在陈毅的推荐下成为上海市副市长。

1959年国庆十周年前夕,中央政府决定让他承担起纺织工业部副部长的重任。为了掌握纺织工业的基本原料,全面提高纺织品质量,使国产棉花、丝绸、毛毯等产品畅销西方,他走遍了中国的产棉区和产田。

从1961年到1963年,中国纺织品出口占全国出口总值的30%,在主要出口类别中排名第一。

半个世纪的漂泊不足以重振工业的心脏。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发出号召:“把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

1979年1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会见了荣毅仁等五位着名的中国商人。

他对邓小平说:‘只要国家给我一份工作,我就会日夜不停地做,只要我愿意。我才60出头,80岁之前还能做些工作。

邓小平对荣毅仁说:“你全权负责处理交给你的任务。”。我不怪你处理错了。只要是做好社会主义建设,就不要犹豫。

这相当于给荣毅仁一把‘御剑’。

转眼就到了午餐时间。考虑到天气寒冷,邓小平俏皮地说:“我饿了,该吃饭了。”。今天我们聚一聚,我邀请你吃羊肉火锅。

然后,在大厅的角落里摆了两张火锅桌。在一个寒冷的冬日,邓小平和五个人围坐在桌旁,卷心菜、羊肉火锅、白水火锅、几杯白酒,热气腾腾.后世称这一宴会为邓小平的“五老火锅宴”。

回来后,荣毅仁无法掩饰自己的激动。他花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地游荡,以为自己在没有助手的情况下写了一份报告给国务院。

10天后,荣毅仁正式提出成立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想法。

后来,该公司有了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中信。

荣毅仁意识到与其成立一家公司

我们今天所知的中信证券是一家银行、证券和房地产公司,街上随处可见。这是一整栋高层建筑。但当时,中信甚至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三四十个人挤进了北京和平饭店的12间客房。累了的时候,他们躺在地上打瞌睡,然后起床工作。

中信成立的第一年,荣毅仁接待了来自40个国家的4000多名来访客人,并与3000多人在中国洽谈业务。

然而,经过半天的努力,中信实际谈判的项目数量很少,公司账户很快就降到了7位数。

荣毅仁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一点,并一直在思考开辟新来源的方法。他不想给国家带来任何麻烦,他必须在中信的平台上找到自己的出路。

当国内资金紧张,无法打开局面时,荣毅仁焦急地想办法为更多的企业筹集资金。

有一次,他去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检查。他问德意志银行的老董事长如何为国有企业筹集资金。主席说:尝试在国外发行债券。

他突然想到:借钱投资,赚钱还债,不仅可以筹集资金,还可以促进项目建设。外商投资回报高也是一件好事,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这就像他叔叔荣景宗借钱办工厂的想法!

那年只是借钱扩大家族企业;今天的借款是为了振兴民族工业。

1982年,中信证券在日本发行100亿日元私募债券,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首次,并拯救了国家重点项目仪征化纤枚。

当时,在中国买涤纶的时候,穿衣服是个大问题。为了减轻穿衣的困难,国家决心集中力量发展化纤工业。

仪征化纤厂一旦建成,每年可生产50万吨化纤原料,相当于当时国家一年的总产量。

如果当时中信没有紧急资金,这个国家最大的在建化纤企业就有倒闭或拆除的危险。

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古牧说:钱不够,去找荣毅仁。

1984年,中信发行了300亿日元、3亿港元、1.5亿德国马克和1亿美元债券,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工业化赢得了极其宝贵的财政援助。

从此,国外发行债券成为我国筹集建设资金的重要手段,有力地促进了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

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荣毅仁用一种强烈的苏南方言说道:“首都回来了!”

在担任中信董事长的14年中,荣毅仁没有从中信获得任何工资,也没有个人股份。他把钱借给了公司,而不是投资,公司届时会全额返还。

即使是傻瓜也知道一个快速发展的企业,即使只占其1%的股份,会给自己或子孙后代带来什么样的回报。

离开时,中信已从当初的20人发展到现在的3万多人,总资产超过800亿元人民币,拥有33家子公司,成为着名的国际跨国集团。

1992年初春,88岁的邓小平在他的南方之行中就中国的社会主义命运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全社会形成了改革开放的新高潮。

1993年3月,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76岁的荣毅仁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

《柏林日报》评论道:“中国第一次提拔一位商人和一位富人为国家副主席,向国内外社会,特别是数百万海外华人展示了中国领导人认真对待改革和向市场经济过渡的决心。

他辞去中信董事长职务,完成了企业家的价值和使命,成立了一个大型企业集团,为国家建设引进了大量外资,并推动了基础设施项目后基础设施项目的实施。

荣毅仁创造了中信,中信创造了荣毅仁的余生。

他的侄女容志美回忆道:“我的四叔很幸运。他

早在1956年1月20日,荣毅仁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就这样解释了他为什么选择社会主义道路作为资本主义者:

‘我是资本主义者,但我首先是中国人。我经常接触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人。在最困难的经济时期,在最紧张的形势下,对党的每一个分析,党的每一项政策,毛主席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全面的、坚定的、果断的,说了就说了。

荣毅仁亲自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资本家可以拥有什么样的信仰和行为。

1986年,荣毅仁在北京为索罗斯举办了一场晚宴。当索罗斯交换名片时,他震惊地发现荣毅仁的名片上只有三个字:荣毅仁。

他说:‘我只是不想别人打电话给我,影响我的休息。’

在他死前,因为经常遇到外宾,荣毅仁总是穿着中山装,胸前挂着一支帕克的镀金笔和百达翡丽手表。

只有家人知道他退休后不需要社交聚会,在家很简单:他的白衬衫皱了,黄了,他的脚踩在一双黑布鞋上,他的毛衣和裤子补了又补,他的袜子也补了又补。

没人能想象这是自美国人进入中国富豪榜以来,第一位赢得中国首富的中国企业家。

荣氏财富的百年传奇将继续写在荣氏家族的第三代和第四代。

我们应该如何评价荣氏家族在20世纪的商业成就?

事实上,我们不需要总结它。有人已经写好了。

如果用第一人称表达,应该是这样的:

'我创业是因为我意识到企业家是维持国家甚至社会循环的根本力量。他们不仅为消费者创造价值,纳税,促进就业,更重要的是,促进商业文明。除了成功创业之外,我还希望促进商业文明的发展和企业家精神的培养。“这篇文章完美地总结了荣毅仁100年对国家和民族的意义,但它并非出自荣毅仁家族这样的商业大亨之口,而是出自90后一代。

最近,他抢了这个节目,因为他花了3100多万元买了巴菲特的午餐。

一个通过分发硬币、油炸硬币和剪韭菜发大财的年轻人口口声声说他是马云的“弟子”和“90后企业家的代表”。

在马云的湖滨大学接受采访时,冯仑问他:“你现在很年轻。”。如果你将来成功创业,你想做什么?所以他厚颜无耻地说了上述“促进商业文明”的宏观理论。

面对这样的人,我只想给他一副‘对联’:

荣家一百年来勤俭持家,借钱办工厂。

这幅画展示了人民和国家的繁荣,以及工业的繁荣。

货币投机者割韭菜,一次吃掉一万美元。

这是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并露面的好方法。

我相信人们有自己的判断,历史也有自己的判断。

有一篇短文叫做《太阳和霓虹灯》,结尾是这样的:

紫禁城的夜晚非常美丽。太阳挂在地平线上,光线柔和。它高高在上,但它愿意在某些时候寻求平等,因为它知道这种姿态更有利于交流。

城市里的霓虹灯也亮了起来,五彩缤纷,充满活力,试图吸引人们的注意力。

太阳和霓虹灯同时出现,但它们似乎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和谐,也许是因为它们都在发光。

读完这篇文章后,我希望你能记得有一种中国的光,叫做‘荣氏光’。

来源:金错刀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