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黑龙江出台史上最严“秸秆禁烧令”

时间:2020-01-17

不久前,烟雾席卷全国。在黑龙江,秸秆燃烧,被认为是烟雾的来源之一,再次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一方面,政府颁布了有史以来最严格的“禁止焚烧”,另一方面,农民们却一再让人们“不买”并焚烧它。政府、农民和企业如何通过秸秆的综合利用将这一博弈转化为“多赢”局面?

最近,黑龙江省政府发布了一项改善空气质量的计划,比以前更加严厉。它规定:“哈尔滨市、绥化市、省农垦总局管辖的全部区域”,“城市建设区周围10公里(含县城);机场周围15公里、“高速公路两侧5公里、铁路两侧2公里、国道和省道两侧1公里”是秸秆禁烧区。

为了落实上述“禁烧”,黑龙江省召开了一次由两名省委常委和两名副省长参加的高级别相关工作会议。它还动员了各级政府的10多个部门,包括环境保护、公安和农业委员会,共同"禁止焚烧"。它还派出无人驾驶飞行器在罕见的情况下检查野外燃烧的稻草。

“历史上最严格的”不止于此。同时,黑龙江省人民政府规定,对辖区内无火区或无火区的地方政府给予奖励。防火区内的地方政府应对火灾现场的发生负责。

然而,据记者所知,在政府规定的禁区内仍然禁止焚烧秸秆。

根据秸秆焚烧火场卫星遥感监测公报,环境保护部显示,10月6日至10月12日,黑龙江仍有许多可监测的火场。记者还从调查中了解到,在哈尔滨至通州高速公路通江至富锦段,露天焚烧秸秆的场景时有发生,车内还能闻到焚烧秸秆的气味。哈木高速公路海林至哈尔滨段也有许多露天焚烧秸秆的现象。

为什么最严格的“禁止焚烧”很难根除秸秆焚烧的慢性“顽疾”?

从农民的角度来看,“禁止焚烧”的颁布确实给他们造成了一些困境:当场焚烧秸秆,违反了政府禁令;如果不焚烧,稻草会腐烂在地上,影响来年的耕种。

记者了解到,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家用电器和燃气的日益普及,农民对木柴的需求正在下降。秸秆处理成本太高,机械收割和留茬相对较高,影响下一季农作物播种。焚烧产生的草木灰确实是一种可以提高土壤湿度的肥料。

绥化市兰溪县泉河村村民庞国泰正处于这种“两难境地”。庞国泰种了50亩玉米。为了防止稻草影响来年的种植,他在前几年就地烧掉了稻草,但今年没有用。当他听说抽烟时,他被罚款了。然而,如果他想让他的员工做稻草,劳动力成本让他害怕,“一个劳动力一天要花100多英镑。”

秸秆综合利用无疑是解决这一矛盾的最佳途径。

然而,黑龙江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李北松表示,目前秸秆的转化加工存在两大问题:“市场化程度”和“技术推广不足”。

例如,如果用稻草作为沼气的原料,沼气池至少要花3000到4000元,这让农民望而却步。如果用它来回收饲料,价格太低,卖给那些大养牛农民只需几美分一公斤。

今年,在历史上最严格的“禁烧”下,黑龙江省宾县龙能伟业燃料有限公司成为全省秸秆综合利用的典范。

公司将收集的秸秆和生活垃圾、畜禽粪便中的有机物混合,通过厌氧发酵生产沼气,然后净化生产生物天然气,直接进入城市燃气管网。玉米秸秆是铝

龙江秸秆综合利用联盟主任、东北林业大学生物能技术工程中心主任王淑洋告诉记者,联盟将建立惠农经济园区示范基地,将致力于秸秆综合利用的众多相关企业、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联合起来,将园区变成一个国际流行的“虚拟企业”,即一个松散高效的联盟。希望解决秸秆焚烧问题,增加农民收入。

”(惠农经济园区示范点)据估计,每年将对2万多吨秸秆进行深加工,生产1万多吨生物燃料和5000多吨生物碳。它每年可以实现2000万元的销售利润。稻草最终将几乎100%得到充分利用。”王淑洋说。

在李北松看来,虽然黑龙江一直在探索秸秆综合利用的新途径,但目前的困境仍然是不是市场化的,需要大企业参与并建设更多的加工设施。黑龙江省会每年生产近6000万吨稻草。理论上,它可以生产3000万吨生物燃料,相当于大约1050万吨石油。”王淑洋说:“但是目前已经得到综合利用的秸秆非常有限。”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