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外资抢滩我国奶源地 新希望警示或10年不赚钱

时间:2020-01-16

2014年注定是中国乳制品行业发生巨大变化的一年。中国的牧场突然成为各种资本的热点。

8月27日,全球最大的乳制品加工和出口企业、新西兰乳制品巨头恒天然宣布与国内婴幼儿食品企业缅因州(17.24,0.00,0.00%)全面合作。除了建立合资企业,双方还共同投资在中国建设牧场。

7月11日,恒天然和雅培突然宣布,他们将投资18亿元在大陆建立奶牛养殖基地,包括5个牧场。

5月,荷兰皇家飞利浦宣布与中国惠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合作,利用惠山乳业的牧场资源生产婴儿配方奶粉。

除了外资牛奶公司,外资银行不愿意孤独。

2014年7月2日,新加坡最大的国际投资组织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表示,该公司与区域性私募股权基金泰山投资(台山投资)组成的财团将共同向位于中国高品质牛奶市场的华夏牲畜注入1.06亿美元。

在今年7月在香港完成首次公开募股的内蒙古神木高科牧业的股东中,也出现了路易德雷福斯(Louis Dreyfus)、三井住友银行股份有限公司(sumitomo mitsui banking corporation)和荷利投资(HorleyInvestments)等外资。

当时,《牧场风云》的真实版本拉开了帷幕。

外资抢占奶源之地

在中国乳业的江湖中,最着名的一句话是:“谁得到奶源,谁就得到世界。”

中国奶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原料奶(乳制品的主要原料)缺口巨大,奶源建设需求十分迫切。2012年,中国原料奶总需求达到4359.6万吨,供应仅为4000万吨,缺口为359.6万吨。

显然,恒天然对此非常理解。

恒天然公共关系部门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公司将以两种方式满足这一需求。首先,它是通过在当地发展一个可持续的奶源基地来提供高质量的乳制品。其次,我们将继续通过恒天然的供应链向中国进口高质量的乳制品。

早在2012年,恒天然中国和印度区总裁魏柯文就向媒体公开表示,恒天然计划到2020年在中国建立30个自有牧场,以完成中国乳制品供应链的整合。

雀巢和它有同样的嗅觉。

早在2012年,雀巢就开始布置上游奶源板块,并宣布将在未来五年投资25亿元在中国黑龙江省的两个城市建立奶源基地。2014年4月,雀巢还与上海牛奶集团达成合作协议,投资数十亿元在黑龙江建设优质婴幼?谭鄣哪淘椿亍D壳埃孟钅恳丫舳H槠芬抵饕治蟀蹇椋桓鍪侨橹破肥谐。桓鍪侨橹破芳庸ぃ硪桓鍪侨樵慈槠纷彝醵嘣诮邮堋吨泄弥芸凡煞檬北硎荆て诜⒄购途赫泄槠吩谌槠肥谐⌒纬闪肆酱蟾窬?:奶粉长期以来被外国品牌主导,美赞臣、达能和雀巢等外国品牌几乎占据了中国奶粉市场;液态奶市场基本上由本土品牌主导,外资无法与本土品牌竞争。第二个乳制品加工领域在过去几年里保持了较高的增长,国内企业具有一定的优势。

“建立一个一体化的乳制品企业是恒天然在中国的发展战略,而乳制品农业基地的建设是这一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恒天然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在国外,很少有企业以经营牧场的概念在股票市场上市,但中国市场是一个特例。一方面,国际资本的流入是为了实现追逐财富的梦想;其次,目前国内水产养殖的低成本,加上中国目前对原料奶供应的需求逐年增加,无疑已经成为外国投资的淘金者。”乳制品营销专家、北京莆田生道董事长雷勇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王定绵认为,虽然国外乳品企业的渗透尚未在奶源领域形成气候,但从长远来看,对当地乳品行业的影响将越来越严重。“当外资在

自2002年以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宣布进入乳品行业,并迅速整合11家具有资本优势的城市乳品企业,组成位于西南的新希望乳品集团“联合舰队”,一直希望利用其区位优势在乳品行业获得一席之地。

但当时伊利、蒙牛、光明等已经完成终端的整体布局,新和宝只能选择利用自己在牧场的优势提供巴氏杀菌奶(巴氏杀菌加工的奶)来赢得消费者。

“我们选择从上游开始建设整个产业链,但值得注意的是,从获得生产许可证到经营和管理牧场是一项耗时费力的工作。”Xi团伙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首先,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中国适合农牧业的传统地区非常有限。以前,它们都集中在所谓的北方三省,如东北、北方和西北传统农业省份。“牧场的自然条件需要大量的土地资源。例如,西北地区人口稀少,这有利于隔离,不利于流行病的传播。然而,与江苏、浙江等经济强省相似,畜牧业用地问题难以解决。例如,畜牧业在浙江等农村现代化程度高的地区基本不受欢迎。畜牧业的贡献不如其他产业大。它还会带来污染和土地资源短缺等问题。因此,在这些地区发展牧场建设非常困难。”Xi刚说。

其次,污染处理问题是牧场最难处理的问题。“乳制品行业是一个高污染行业。平均来说,一头奶牛每天排泄大约50公斤粪便。一个万头(??)牧场每天可以排放600吨粪便,每年排放超过20万吨粪便。牛一生产的一头粪便需要10亩土地来消化。很难完成农业地区20万吨污物的降解,这些地区大多是可耕地。”Xi港表示,许多企业此前投资建设了1万个牧场,但很难妥善处理由此产生的污染物。“10,000个牧场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情。目前,我们还没有追求单个牧场的规模效应。在每个地区,3-5个中型农村牧场和3,000-5,000个独立的牧场形成一个定居型牧场带,这是一种新的模式。”

此外,防疫安全也是一个管理难题。在四川接受采访的记者发现,企业每年都需要在动物防疫上投入巨资。由于成千上万头奶牛被关在一起,它们很容易患流行病,尤其是在大规模圈养的情况下,所以没有提到奶牛的气味。单单牛放屁排放的二氧化碳就会给空气带来巨大污染,甚至造成温室效应。

争夺牛奶来源和耐力。

”随着外资的进入,其先进的技术将加速牧场建设的快速发展,提高原料奶的质量,促进中国奶业的升级和发展。然而,作为一家中国乳制品企业,有必要对牛奶来源进行控制。我们在自己的牧场和家庭牧场之间采取了三位一体的合作方式。”新希望乳业总裁习近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其他乳制品企业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也表示,“2008年三聚氰胺的教训记忆犹新。出于安全原因,企业必须尽可能依靠自己的奶源,或者扩大现有牧场的生产能力,或者建设新牧场。企业必须尽可能依靠自己。”

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专家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一方面,中国市场正在成为全球乳制品行业格局中最重要的新生力量。从全球乳制品行业格局来看,这是中国乳制品开始崛起的时刻。另一方面,在各种资本流入的背后实际上是一场资源之战,这是中国乳业面临的事实。“三聚氰胺事件”后,中国乳制品行业正在从小农制向现代农业转型。在这个大背景下,他控制的牛奶来源越多,他在竞争中的优势就越大。

据了解,新奶源基地有三个主要力量:第一,大型乳品企业

“面对日益国际化的竞争,我们必须有足够的资本和力量参与、影响甚至改善全球产业链的结构,以便在资源配置中赢得足够的发言权。牧场建设也成为它无法克服的障碍之一。然而,这是一场长期的持久战。谁能在下一轮乳制品竞争中脱颖而出并获胜,取决于管理和技术能力以及毅力。”农业部乳品专家陈郁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根据农业部公布的数据,国内奶牛的单头产量不到国外奶牛的一半。2013年,美国有900多万头奶牛,生产了9000多万吨牛奶,而中国有1400万?纺膛#?3600多万吨牛奶。奶牛比其他奶牛多,但产量少了5000万吨。因此,如何提高产量成了每个人都必须解决的问题。

'在新一轮牧场投资热潮中,国内外资本面临着相同的环境。如果牧场专业化、标准化和规模化管理水平得不到提高,光是奶牛数量的增加也无助于中国奶业的进步。此外,牧场建设浪潮的汹涌澎湃,使得大型牧场管理和技术人员的短缺成为各奶源基地亟待解决的问题。陈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中国牧场建设从大规模向集约化经营转变的过程中,新进入者显然需要更多的耐心。"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