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央地财政收入关系或将迎来重大调整

时间:2019-11-13

原中国新闻周刊3天前,我想分享

2016年6月1日。在山东省潍坊市青州市国家行政服务中心税务局,纳税人正在填写申报和办理增值税业务的表格。 照片/集成电路

财税体制改革中的“硬骨头”

日前,国务院发布《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该文件旨在理顺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财政分配关系,支持地方政府实施减税和减费,缓解财政困难。

更值得注意的是,《方案》明确了一系列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分配的措施,包括增值税收入分配和税收优惠、信贷和退税的分享机制、消费税收入分配和征收环节的调整等。

该文件一发表,就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并为十字路口的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制定了改革路线图。

从40年前“大锅饭”制度的结束,到20多年前的分税制改革,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财政关系的每一次变化不仅会影响未来几十年的投资,还会对经济发展方式产生一定的影响。

现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财政收入关系又走到了十字路口。它会带来什么影响值得观察

这两大税种将在中央和地方两级进行税收分配测试。

2016年5月1日全面实施“营业税改征”后,各行业企业缴纳的增值税将纳入中央和地方共享范围。在两到三年的过渡期内,中央和地方将根据“五五”计划中的分成原则划分增值税收入

现在过渡期已经结束,《方案》首次明确表示,最大税种的增值税(VAT)将继续保持增值税“五五分成”的稳定比例。

“只有当地政府知道自己有多少钱,才能合理地制定未来的支出政策 中国金融科学院副院长白敬明分析了《中国新闻周刊》,认为在保持当前金融结构整体稳定的总体原则下,明确增值税收入将继续“五五”共享,将稳定地方收入预期,为经济社会发展计划的实施提供财政保障。

今年3月,财政部、税务总局、海关总署联合发布《关于深化增值税改革有关政策的公告》。从今年4月1日起,中国将全面试行增值税最终补贴退税制度。只要普通增值税纳税人符合规定条件,不再区分行业,就可以申请退还增值税增量补贴。 9月4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另一项公告,增加了一些先进制造业的退税额,并允许对符合条件的增量信贷和退税全额退款

这项政策大大减轻了企业的现金流压力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信息,近年来经历转型升级的东风乘用车公司2018年共获得2.56亿元增值税抵免和退税。预计今年10月公司将享受1.53亿元的增值税抵扣和退税

然而,在“五五分成”模式下,地方政府也面临50%的税收优惠,这对已经面临减税的地方政府无疑是巨大的财政压力。

为缓解部分地区退税压力,《方案》调整完善了增值税退税分担机制,规定增值税退税的地方份额(50%)由企业所在地的全部负担(50%)先调整到15%,其余35%由企业所在地共同暂缴,地方份额按上一年度增值税份额进行平衡。 超额部分由中央财政按月转入企业所在地省级财政。

根据国家经济战略研究院的副研究员江镇的说法,这一举措不仅减轻了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而且平衡了地区间的财政收入,因为拥有大量税收抵免或固定投资的地区往往是经济发展缓慢、财政资源有限的落后地区。 要么是一个研发投资大的地区,而且有更多的创新型中小企业。虽然该地区拥有丰富的金融资源,但要刺激企业创新,还必须面临退税的压力

江镇举了《中国新闻周刊》为例,假设深圳的一家手机厂商需要从河北的一家钢铁厂商那里购买钢材,手机厂商的进项税交给河北,销售税在深圳,退税由深圳承担,造成了不公平的局面 根据《方案》,深圳将首先承担15%的津贴、信贷和退税,其余部分将由中央政府统筹控制,这有利于公平原则。

在《方案》的三项措施中,更大的亮点在于消费税的调整,不仅将征收环节从生产(进口)环节向后转移到批发或零售环节,还计划稳步向地方转移消费税。

根据《方案》,首先对高档手表、珍贵珠宝、珠宝、玉石等条件成熟的项目进行试点,然后结合消费税立法对其他条件合适的项目进行改革。 改革调整的存量部分由地方政府批准,增量部分原则上归地方政府所有,以确保中央与地方之间现有金融结构的稳定。

财政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9月,中国国内消费税收入达到1144.8亿元,同比增长15.8%。如果消费税全部转移到地方政府,它将成为地方政府的稳定税收,并大大增加地方财政收入。 目前,中国对15类商品征收消费税,包括香烟、成品油、汽车、酒精、贵重珠宝首饰、摩托车、高档手表、高尔夫球和工具、游艇、高档化妆品、木质一次性筷子、实木地板、鞭炮烟花、电池、油漆等。 其中,烟草、石油、汽车和酒精占国内消费税的99%,而2018年仅烟草产品就占53%以上

“《方案》只是一些项目的试点项目,主要用作示范。此外,如果收集和管理环节倒退,收集和管理成本也将是对烟草、酒精、汽车和石油四大项目的一大考验。 “江镇认为,除了烟草产品在批发和零售部门有垄断制度外,其余的主要商品都进入批发和零售部门进行收集,从集中几个制造商到集中所有批发零售商,从集中收集到分散收集,如果没有可靠的收集经验,很容易增加收集和管理的成本

一些专家也表达了另一种担忧 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财税系教授郑融认为,15类消费税要么是损害健康的商品,要么是损害环境的商品,要么是奢侈品,要么是消耗资源的商品,所有这些都反映了“禁止征税”的监管效果。如果分配给当地,将出台刺激消费的政策,以增加收入。

以烟草为例。云南是一个烟草大省。消费税主要在云南征收。过去,消费税是中央税收,必须移交给中央政府。 如果分配给地方,地方政府可能会受到刺激,在一定程度上投资于这些地区,以获得这部分税收。 “消费税不鼓励消费,但鼓励生产,而生产不应该 ”江镇说

地方财政捉襟见肘

《方案》的初衷是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财政的分配关系,支持地方政府实施减税和减费政策,缓解财政运行困难

“营业税改增”政策全面实施后,地方政府失去了营业税的主要税种,地方财政运行困难没有得到缓解。

事实上,个人所得税改革后,今年1月至9月,个人所得税也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9.7%。根据政府今年的工作报告,企业税和社会保障费的负担全年将减少近2万亿元。地方财政的减少是严峻的。

10月16日,来自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消息显示,今年前8个月,全国减免税费超过1.5万亿元,预计全年减免税费将超过2万亿元的目标。

在这种背景下,地方收入大幅下降。目前,已有16个省(市、自治区)公布了1月至8月的财政收入。其中,14个省(市、自治区)的财政收入增幅远低于2018年 有5个省(市、自治区)财政收入同比负增长,吉林省同比下降9.4%

根据财政部刚刚公布的数据,今年1月至9月,本级地方公共预算支出为亿元,同比增长9.4% 地方收支矛盾日益突出,部分地方财政资源面临巨大困难。

”在很多地方,连维护“三包”都成了问题,更不用说投资建设了 江镇说,所谓“三包”是指保证工资、经营和民生,这是地方财力的最基本保证。

然而,在成就观的刺激下,各地对建筑和投资的需求越来越大。 统计数据显示,自今年以来,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一直保持在4.0%左右。从8月份开始,增长率已经连续两个月回升。 前三个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5% 在13个基础设施行业中,道路运输投资增长7.9%。公共设施管理投资增长0.9%,增长率由负向正变化。

被“税”减少的收入可以由“费”弥补 财务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9月,全国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为亿元,同比下降0.4%。非税收入2378亿元,同比增长29.2% 地方政府资金预算收入5077亿元,同比增长8.3%,土地销售收入同比增长5.8%

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正专注于债务融资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共发行地方债券4182.91亿元,其中新增债券3036.09亿元,占发行进度的99.43%。 今年发行的新地方债券几乎达到了全国人大批准的债务限额。

无论是借款还是收费对当地的金融资源来说都是不可持续的,这不仅破坏了当地的商业环境,还带来了巨大的债务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和学术界开始反思分税制,试图解决如何划分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的难题

收入部门急需突破

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重新划分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财政权力。金融权力上升,权力下降,增强了中央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 总体而言,分税制改革适应了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在处理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现在一些问题逐渐开始出现。 中央财经大学财税学院教授、蔡中-中政鹏远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主任温来成进一步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例如,营业税改增后,地方政府缺乏独立的主要税种。在营业税改增前,营业税一般占地方财政收入的23 %- 25 %,占经济发达地区和中西部地区财政资源的近四分之一。

在营业税改增后,增值税已成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共同税种。当地政府没有主要的税源。“目前的状况是地方税在缩水,中央税在缩水,共享税太大 ”文来成说道 在过去的两年里,随着减税力度的加大,对于地方财政来说,收入有所下降,但支出并没有被压缩。地方政府财政紧张。除适度增加债券发行外,还要调整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分配关系。

“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同时削减的背景下,有必要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收入分配。调整的原则实际上早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已经确定了。因此,在保持中央和地方财政结构相对稳定的原则下,向地方政府倾斜是合适的。 ”白敬明说道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提出了三大任务:完善预算管理制度,完善税收制度,建立与行政支出相适应的制度。 六年来,随着新预算法的颁布实施,预算管理体制改革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以“营业税改增”和个人所得税改革为代表的税制改革也在不断推进。

相比之下,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改革的总体进展仍然相对缓慢,成为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的“硬骨头”,尤其是地方权力与财权不匹配的矛盾,在财政总收入萎缩的状态下尤为突出。

本《方案》从增值税和消费税开始。它能撬动和推动中央和地方权力和支出责任的改革吗?文来成认为,这种调整只是部分或分阶段的调整。为了更好地处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必须对现行的税收分配制度进行更全面的调整。 他认为,目前的形势与1994年分税制改革的初衷仍有一段距离。从国际经验来看,在划分中央和地方收入时,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以中央财政水平为主,一般都在60%以上,而中国中央财政在收入中的份额近年来实际上有所下降,目前只有47%左右

"目前,只有通过定期调整,地方财政的困难才能暂时缓解。在条件成熟、关系理顺的情况下,下一步是彻底改革现行的分税制,理顺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文来成表示,根据现行中央政策,当前中央与地方财政资源的分配格局应该稳定。然而,随着营地改革的全面实施,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必须加快改革。“否则,地方政府将没有主要财政资源,后续相关政策的实施将变得更加困难。” ”

文来成认为,在目前的体制下,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仍然相对较高,有些地方甚至达到60%左右,而目前对“费”的依赖在税费关系上相对较高。

虽然《方案》对消费税的转移地点做出了相关规定,但在许多专家看来,将15项消费税全部转移到该地点是不现实的,但此举为完善地方税制提供了一些思路。 下一步,无论是财产税、环境税、资源税等。可以加到地方税中,成为一个相对稳定的税种已经在理论界讨论过了。

文来成认为,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只解决了税收问题,却没有解决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和地方政府的收费权限。 目前,税收、费用和债务相对脱节。其次,这些资金来源应共同考虑,形成一个完整的计划,使地方政府能够拥有相应的财政资源来履行其职责和权力,从而与财政权力相匹配。

”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强调的是,在财政收入的划分中,必须确保中央财政收入主导国家财政收入,然后通过转移支付,大部分支出可以在当地实现。 ”文来成说,“也就是说,在制度设计上,作为一个大国,它应该保证中央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保证中央政府政令的畅通。在市场经济下,中央政府的权力应该下放给地方或企业,必须下放,中央权力也必须集中,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下放权力和利润。 "

江镇认为,下一次税制改革的最大问题是要明确行政权力、各级政府应该做什么以及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支付责任。必须明确的是,我们可以探索建立一套适合国家主要职能领域的金融行政权力体系。我们可以有所作为,也可以无所作为。在一些地方,我们可以集中精力保护生态,而在另一些地方,我们可以开发项目和进行土地建设。

“总的来说,改革实际上是一个相互联系的过程,一个有机的系统,而不是一个单独的突破。归根结底,财税体制改革仍然是针对社会经济发展中最根本的问题。 ”江镇说

本文原作者1号,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征收报告投诉

2016年6月1日,纳税人在山东省潍坊市青州市国家行政服务中心税务管理大厅填表申报办理增值税业务 照片/集成电路

财税体制改革中的“硬骨头”

日前,国务院发布《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该文件旨在理顺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财政分配关系,支持地方政府实施减税和减费,缓解财政困难。

更值得注意的是,《方案》明确了一系列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分配的措施,包括增值税收入分配和税收优惠、信贷和退税的分享机制、消费税收入分配和征收环节的调整等。

该文件一发表,就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并为十字路口的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制定了改革路线图。

从40年前的“大锅饭”制度结束到20多年前的分税制改革,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的每一次变化不仅影响未来几十年的投资,也对经济发展方式产生一定的影响。

现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财政收入关系又走到了十字路口。它会带来什么影响值得观察

这两大税种将在中央和地方两级进行税收分配测试。

2016年5月1日全面实施“营业税改征”后,各行业企业缴纳的增值税将纳入中央和地方共享范围。在两到三年的过渡期内,中央和地方将根据“五五”计划中的分成原则划分增值税收入

现在过渡期已经到来。对于最大税种的增值税,《方案》首先明确表示将继续保持增值税“五五分成”比例的稳定。

“只有当地政府知道自己有多少钱,才能合理地制定未来的支出政策 中国金融科学院副院长白敬明分析了《中国新闻周刊》,认为在保持当前金融结构整体稳定的总体原则下,明确增值税收入将继续“五五”共享,将稳定地方收入预期,为经济社会发展计划的实施提供财政保障。

今年3月,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和海关总署联合发布了《关于深化增值税改革有关政策的公告》。从今年4月1日起,中国将全面试行增值税最终免税额退税制度。只要普通增值税纳税人符合规定条件,不再区分行业,就可以申请退还增值税增量补贴。 9月4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另一项公告,增加了一些先进制造业的退税额,并允许对符合条件的增量信贷和退税全额退款

这项政策大大减轻了企业的现金流压力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信息,近年来经历转型升级的东风乘用车公司2018年共获得2.56亿元增值税抵免和退税。预计今年10月公司将享受1.53亿元的增值税抵扣和退税

然而,在“五五分成”模式下,地方政府也面临50%的税收优惠,这对已经面临减税的地方政府无疑是巨大的财政压力。

为缓解部分地区退税压力,《方案》调整完善了增值税退税的分摊机制,规定增值税退税的地方份额(50%)由企业所在地的总份额(50%)调整为15%,其余35%由企业所在地共同暂缴,地方份额按上一年度增值税份额进行平衡。中央财政应每月向企业所在地省级财政转移超过份额的部分。

据国家经济战略研究院的副研究员江镇称,此举不仅减轻了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还平衡了地区间的财政收入,因为税收抵免或退税金额大的地区,或固定投资规模大的地区,往往是经济发展缓慢、财政资源有限的落后地区。 要么是一个研发投资大的地区,而且有更多的创新型中小企业。虽然该地区拥有丰富的金融资源,但要刺激企业创新,还必须面临退税的压力

江镇举了《中国新闻周刊》为例,假设深圳的一家手机厂商需要从河北的一家钢铁厂商那里购买钢材,手机厂商的进项税交给河北,销售税在深圳,退税由深圳承担,造成了不公平的局面 根据《方案》,深圳将首先承担15%的津贴、信贷和退税,其余部分将由中央政府统筹控制,这有利于公平原则。

在《方案》的三项措施中,更大的亮点在于消费税的调整,不仅将征收环节从生产(进口)环节向后转移到批发或零售环节,还计划稳步向地方转移消费税。

根据《方案》,首先对高档手表、珍贵珠宝、珠宝、玉石等条件成熟的项目进行试点,然后结合消费税立法对其他条件合适的项目进行改革。 改革调整的存量部分由地方政府批准,增量部分原则上归地方政府所有,以确保中央与地方之间现有金融结构的稳定。

财政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9月,中国国内消费税收入达到1144.8亿元,同比增长15.8%。如果消费税全部转移到地方政府,它将成为稳定的地方税,并大大增加地方财政收入。 目前,中国对15类商品征收消费税,包括香烟、成品油、汽车、酒精、贵重珠宝首饰、摩托车、高档手表、高尔夫球和工具、游艇、高档化妆品、木质一次性筷子、实木地板、鞭炮烟花、电池、油漆等。 其中,烟草、石油、汽车和酒精占国内消费税的99%,而2018年仅烟草产品就占53%以上

"《方案》只是一些项目的试点项目,主要作为示范。此外,如果收集和管理环节倒退,收集和管理成本也将是对烟草、酒精、汽车和石油四大项目的一大考验 “江镇认为,除了烟草产品在批发和零售部门有垄断制度外,其余的主要商品都进入批发和零售部门进行收集,从集中几个制造商到集中所有批发零售商,从集中收集到分散收集,如果没有可靠的收集经验,很容易增加收集和管理的成本

一些专家还表示了另一个关切。 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财税系教授郑融认为,15类消费税要么是损害健康的商品,要么是损害环境的商品,要么是奢侈品,要么是消耗资源的商品,所有这些都反映了“禁止征税”的监管效果。如果分配给当地,将出台刺激消费的政策,以增加收入。

以烟草为例。云南是一个烟草大省。消费税主要在云南征收。过去,消费税是中央税收,必须移交给中央政府。 如果分配给地方,地方政府可能会受到刺激,在一定程度上投资于这些地区,以获得这部分税收。 “消费税不鼓励消费,但鼓励生产,而生产不应该 ”江镇说

地方财政捉襟见肘

《方案》的初衷是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财政的分配关系,支持地方政府实施减税和减费政策,缓解财政运行困难

全面实施“增税增税”政策后,地方政府失去了营业税的主要税种,地方财政运行困难没有减轻。

事实上,个人所得税改革后,今年1月至9月,个人所得税也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9.7%。根据政府今年的工作报告,企业税和社会保障费的负担全年将减少近2万亿元。地方财政的减少是严峻的。

10月16日,来自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消息显示,今年前8个月,全国减免税费超过1.5万亿元,预计全年减免税费将超过2万亿元的目标。

在这种背景下,地方收入大幅下降。目前,16个省(市、自治区)公布了1-8月财政收入,其中14个省(市、自治区)财政收入增幅远低于2018年 有5个省(市、自治区)财政收入同比负增长,吉林省同比下降9.4%

根据财政部刚刚公布的数据,今年1月至9月,本级地方公共预算支出为亿元,同比增长9.4% 地方收支矛盾日益突出,部分地方财政资源面临巨大困难。

”在很多地方,连维护“三包”都成了问题,更不用说投资建设了 江镇说,所谓“三包”是指保证工资、经营和民生,这是地方财力的最基本保证。

然而,受成就观的刺激,各地对建筑和投资的需求都更大。 统计数据显示,自今年以来,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一直保持在4.0%左右。从8月份开始,增长率已经连续两个月回升。 前三个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5% 在13个基础设施行业中,道路运输投资增长7.9%。公共设施管理投资增长0.9%,增长率由负向正变化。

“税收”减少的收入可以用“费用”来弥补 财务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9月,全国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为亿元,同比下降0.4%。非税收入2378亿元,同比增长29.2% 地方政府资金预算收入5077亿元,同比增长8.3%,土地销售收入同比增长5.8%

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正专注于债务融资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共发行地方债券4182.91亿元,其中新增债券3036.09亿元,占发行进度的99.43%。 今年发行的新地方债券几乎达到了全国人大批准的债务限额。

无论是借款还是收费对当地的金融资源来说都是不可持续的,这不仅破坏了当地的商业环境,还带来了巨大的债务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和学术界开始反思分税制,试图解决如何划分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的难题

收入分配亟待突破

1994年分税制改革重新划分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财权和行政权,财权上升,行政权下降,从而增强了中央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

“总的来说,分税制改革适应了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在处理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一些问题已经逐渐开始出现。 中央财经大学财税学院教授、蔡中-中政鹏远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主任温来成进一步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例如,营业税改增后,地方政府缺乏独立的主要税种。在营业税改增前,营业税一般占地方财政收入的23 %- 25 %,占经济发达地区和中西部地区财政资源的近四分之一。

在营业税改增后,增值税已成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共同税种。当地政府没有主要的税源。“目前的状况是地方税在缩水,中央税在缩水,共享税太大 ”文来成说道 在过去的两年里,随着减税力度的加大,对于地方财政来说,收入有所下降,但支出并没有被压缩。地方政府财政紧张。除适度增加债券发行外,还要调整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分配关系。

"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同时削减的背景下,有必要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收入分配。调整的原则实际上早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就确定了。因此,在保持中央与地方财政结构相对稳定的原则下,向地方政府倾斜是合适的。 ”白敬明说道

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提出了三大任务:完善预算管理制度、完善税收制度、建立与行政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 六年来,随着新预算法的颁布实施,预算管理体制改革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以“营业税改增”和个人所得税改革为代表的税制改革也在不断推进。

相比之下,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改革的总体进展仍然相对缓慢,成为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的“硬骨头”,尤其是地方权力与财权之间的矛盾,在财政总收入萎缩的状态下尤为突出。

这次《方案》从增值税和消费税开始。它能撬动和推动中央和地方权力和支出责任的改革吗?文来成认为,这种调整只是部分或分阶段的调整。为了更好地处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必须对现行的税收分配制度进行更全面的调整。 他认为,目前的形势与1994年分税制改革的初衷仍有一段距离。从国际经验来看,在划分中央和地方收入时,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以中央财政水平为主,一般都在60%以上,而中国中央财政在收入中的份额近年来实际上有所下降,目前只有47%左右

“目前只是通过阶段性的调整,暂时缓解地方财政的困难,在各方面条件成熟,关系理顺的情况下,下一步就应对现行的分税制进行彻底的改革,才能够理顺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温来成表示,按照目前中央的政策,要稳定现行的中央和地方财力分配格局,但随着营改增的全面实施,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必须加快改革,“否则,地方政府没有主体财源,后续相关政策的实施会越发困难。”

温来成认为,在现行体制下,地方政府对于土地财政的依赖程度依然较高,有些地方甚至达到60%左右,而在税和费的关系上,目前地方财政对“费”的依赖程度也比较高。

尽管 《方案》 对于消费税划转地方做了相关指引,但在多位专家看来,消费税15个品目全部划转地方并不现实,但此举为完善地方税体系提供了一些思路。下一步,房产税、环境税、资源税等,能否填充到地方税中,成为地方较为稳定的主体税种,已经在理论界有所讨论。

温来成认为,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只是解决了税的问题,但对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地方政府收费权限的问题等并没有涉及。目前,税、费、债较为脱节,下一步,应该将这些资金来源统筹起来考虑,形成一个完整的方案,使地方有相应的财力去履行其应承担的职责和事权,达到财权和事权相匹配。

“而在这一过程中,必须强调,在财政收入划分的时候,需要保障中央财政收入在全国财政收入中占主导地位,然后通过转移支付,使大部分支出在地方得以实现。”温来成说,“也就是在制度设计上,作为大国,应保证中央的宏观调控能力,保证中央政令畅通,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中央的权力,该下放给地方或企业的,必须下放,该集中的,也必须集中,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放权让利。”

在蒋震看来,下一步税收改革,最大的问题是要明确事权,各级政府该干什么事,该承担怎样的支付责任,必须明确,可以探索建立一套全国主体功能区相适应的财政事权的体制,有所为有所不为,有的地方专心保护生态就可以了,有的地方则可以发展项目,开展土地建设。

“从整体来说,改革其实是一个联动的过程,是一套有机的体系,不是单兵突进,归根结底,财税体制改革还是要瞄准社会经济发展最根本的问题。”蒋震说。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友情链接:
  • 虎亭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riv9x.com 技术支持:虎亭新闻网| 网站地图